舞者的動作以及直白的口白,道出人性醜陋,並赤裸裸地呈現且強迫觀眾接收、思考,打破了人們對理想的認知,作品裡不只是舞蹈,融合了肢體劇場,讓舞蹈的純粹性透過肢體劇場有更多的創意發想,塑造出不同類型的表演形式。(張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