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排手法及象徵符號的使用,傳達出現代愛情的美好快速,卻也猶如複製品般的普通廉價,唯獨可惜的是舞作結束前,表演者獨白的聲線略感青澀,聽著聽著給人有些出戲的感覺。(賴怡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