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向地堆積到底是強調、加強,還是會造成麻木、單調呢?「禍」的隱而不談,反而讓「豁」的生成不夠有衝擊性,彷若最後一切都會風平浪靜、雲淡風輕,那麼其「惑」就不過是東坡何處惹來的塵埃罷了。(吳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