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燈條所設計的舞台空間,從表演者所呈現的情境中,連結出一種歸屬感與個人生存空間,再從音樂與視覺的變化,加上肢體交錯互動的動作,彰顯出象徵一種微妙的距離感。(郭佳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