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8-02
戲曲

戲曲的新編抉擇《聶采霞的心》

保留了傳統的身段功法,減少大量新編調的比例,奠定本劇最重要的基石;惟偏重於讓演員在前進路上探索角色,逐步建構性格的方式,雖滿足了觀眾一賭台上角兒的美,但劇中人物的情感連結處卻多有斷裂,難以看清導演意欲引導的作品方向。(薛映理)

2012-09-26
戲曲

落幕前的天鵝之歌《夜王子》

全劇以權位對比真心,關鍵轉折為巴萊中咒獲救之後的日夜容貌轉換,讓他由「天之驕子」回到「人」的位置,重新面對一切。《夜王子》不論情節、結構、 語言,皆穩稱而無生澀之感;探討的主題雖非標新立異,但寫來誠懇而不花俏,著實難得。(張啟豐)

2011-11-28
戲曲

我愛春美之龍飛鳳舞《我的情人是新娘》

明顯的事實是,所謂新編戲──大小劇團、外台職業班與一人公演班皆然──多年來已流於題材新穎與否的行銷概念前導創作,也較大比例地偏重導演及舞台等外觀技術面的加工與包裝,卻忘了凸顯人物角色的舞台形象,以及,思量如何透過「戲肉」──唱唸作表可充分運用的精彩段落,來彰顯戲曲表演藝術的特質。(紀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