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舞蹈中簡單不誇張的動作、對布料質地在風影中不同折射和紋理的細緻表現,似乎也暗示了舞團對兩位現代舞先驅致敬的心情,充滿復古之風情。(張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