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山高流水之空中》與《但是又何night》都面臨到一個問題:不管是引入「真實」,或完善「假造」,在被「刻意」凸顯、塑造過後,最後產生的與被感受到的往往是物極必反。(吳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