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耳熟能詳的〈莫爾島河〉,的確帶來了波希米亞濃郁的風味,但只聽見「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豪邁之情,卻聽不見「幽咽泉流水下灘」的溫柔含蓄。(劉馬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