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入虛實,不斷和生活現實、自我意識的觀照對話、詰問,探觸了現代兒童某種物質成癮、慾望不滿的精神症狀,寫實又具教育意涵,趣味化的處理有其精彩之處。可是更多時候,劇本的書寫充滿擺盪不定的語言調性。(謝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