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首曲子的共同性是改變了我們對現代音樂,只注重音效與實驗性的一貫想法。 它們介紹了美、英近年的趨勢─回歸到音樂基本的要素,以及對時間組合邏輯的尊重。(陳士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