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打擊樂團的演繹更進一步推進與賦予了作品能量,尤其顫音鐵琴的一大段獨白,兩位演奏者帶動了整個樂團的流動與呼吸,帶出了從人類所處太陽系出發面對宇宙的無限想像,相當感人。(陳彥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