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1-16
深度觀點

小酌、微醺、狂飲——《久酒之香》兼談《無,或以沉醉為名》與《嗨歌三百首》

TAI舞者們一直以來累積著踩踏腳譜時所牽動的韻律性與精神性直接面對酒在集體層次與個人層次的意涵,讓酒的集體與個人意涵,在踩踏與律動之間有了另一重具身(embodied)的可能。

2017-05-31
舞蹈

沈浸式展演與開放詮釋《嗨歌三百首》

一方面重新讚賞了自身的文化物件,並邀請觀眾一同瘋狂談心交朋友,另一方面也跳脫了人類學式原住民展演或觀光娛樂演出的既定模式,創造了一個屬於原住民的新展演形式。這個在美術館空間的藝術展演計畫直指問題重心,讓參與者直接檢視並面對自身對原住民刻板印象。(張懿文)

2017-04-06
舞蹈

從傳統走向創造的路徑《初綻—Pulima表演藝術新秀巡演》

包裹在悲情與控訴之外的,是大量的笑聲和嘲諷,那些點中觀者笑穴的橋段,來自於演出者對語言正統的遊戲與挪移。令觀者感染上表演者如嘉年華會一般的狂歡氣氛,也目睹身為原住民族的演出者,不容被規訓的慾望,甚至逆勢歪斜正統的企圖。(盧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