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藉由動物的特性來著墨,一方面動物獨特且多樣,能拉近小觀眾們之間的距離。另一方面,在拉近同時也試著想要打破一些刻板印象。
(陳福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