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這樣的兒童劇,對台灣的兒童劇創作者而言,仍不失為一次啟發——它再次告訴我們兒童劇也可以不歌不舞,不喧嘩不搞笑,就是原原本本的回到說故事本身。(謝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