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聲音想像,現代召喚《蛇郎君》

現代的情境消化了故事,所以孩子能很快地在虛實之間跟隨互動,並且過於入戲的上演了「紅龜粿」保衛戰,真心不想壞大姊拿到三妹的靈魂而全場飛奔。《蛇郎君》在表演上不刻意成為兒童,藉由聲音與想像的無限,讓大人小孩都參與其中。(黃馨儀)

2018-07-30
深度觀點

人與物的轉移跨越–物件劇場的可能

物件劇場令人著迷的即是當人與物的邊界開始模糊、消融與跨越,以之召喚出物件的靈魂,化人為物、化生為死。物件不該只是「人」的替代品,而是人與物、主體與客體的關係與權力展演。(黃馨儀)

2018-06-22
戲劇

蚤子爬滿生命,而你在我的腹中《繁花聖母》

面對惹內的文字,野孩子大膽地選擇以自己所擅長的肢體應對,全劇幾乎沒有語言,更多是身體、音樂與符號。身體與符號是語言之外的,情慾亦然。他們的身體鏡像出惹內的文字詩境,與之呼應,並從台灣的元素中拉扯,以直接的肉身致敬與相搏。(黃馨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