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9-25
戲劇

如何社區?怎樣劇場?《咱溝仔尾ㄟ》

當民眾有能力藉由劇場方式發聲,所發的聲音只是懷舊的記憶與結構的複製,還是能夠在對話的基礎上有所轉化反思?當「藝術」進入社區,其可以成為轉化的媒介,抑或反而成為另一種「歷史立碑」,即使這歷史對當地亦是意義不明的?(黃馨儀)

2018-09-15
戲劇

飛越第五面牆吧!《迷途羔羊》、《緊急出口》

說是社會實踐應該沒人會反對,但不僅承受的對象接收了藝術的刺激與涵養,施予的一方,作為藝術工作技能與創造者,劇場如果能更逼近現實,走到社會場域,直接進入那永遠虛幻真相分界不明的混噩人間,大概也是藝乘或藝道,或劇場可能有的,改革的力量。(紀慧玲)

2018-09-13
戲劇

形式的可能意義–再論《山高流水之空中》及其評論

作品通過「儀式」作為路徑反映「民主」所反映的「虛無」、「無效」,以及拋出的種種疑問並不完全是作品的不足與缺乏,這樣的提問、反映與警醒,或許也能夠視為作品最核心且重要的價值。(林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