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亞美尼亞的duduk之外,還吹奏多種有簧片或無簧片的管樂器,甚至還拿起裝置了電子感應器的單面鼓拍打演奏,也讓球以及陀螺等小物件在鼓面上旋轉,可說是展現了探索多樣化聲響的可能性。(陳惠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