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者只有在紙球擊中等不得不的情況下才會與觀眾產生互動。在一個不斷打破第四面牆的表演當中,這第四面牆卻像是壞掉不受控制的自動門,一下有一下沒有的出現,實在很難跟觀眾建立起激盪。(郭庭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