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4-10
音樂

至細之倪與至大之域——呂紹嘉與NSO《馬勒第七》

呂紹嘉試圖在《命運之歌》營造神界的飄渺與人間的不安,但在實行上並非易事。一開始極弱的力度讓音樂吹彈可破,降E大三和弦的木管部份在音高上有些遲疑不決,但到了低音號與單簧管以三連音扶搖直上,呼應定音鼓的節奏動機之後,就漸入佳境。(劉馬利)

2018-03-09
音樂

挑戰與再創經典《簡文彬與柴五》

保持著流動性,在節制的情感中卻仍然能讓樂團演出柴科夫斯基動人的旋律。簡文彬刻意以一種淡然、平穩、明晰的態度處理一般認為是浪漫、優美、感性的柴科夫斯基,其效果無疑是十分成功的。(武文堯)

2018-01-25
音樂

直搗技巧難度的核心地帶《諏訪內晶子與NSO》

在樂曲的一開始,作曲家劈頭就給獨奏家一個「下馬威」。這時,諏訪內晶子在運弓的穩定度就出現驚險的狀況,支撐力略顯不足,但之後就化險為夷;到了發展部的連續三連音的抒情旋律又是另一個「硬仗」,但此時也算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劉馬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