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演出的樂團介於兩者之間的,既不會太過嚴肅,也不會過分搞笑。兩種表演方式的劃分取決於其作品所表現的內容與串場時的談話與勢態,給予觀眾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馮祥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