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脫離國家的歸訓、管理化操作,展現身體的政治性?王墨林在論述上這樣回應,首先,回到主體性的身體,從日常生活的文化去找到,反省自己的身體的狀態。第二種方式是對外界的反叛,對日常生活禁忌的主動出擊。(評論台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