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在舞蹈所帶有的敘事傾向的特質下,以及三個男舞者所構成的特殊關係中,給出不僅只是形式上的,而是關係、空間、身體動作的創造性,或許才會是他們在創作上真正「從男孩跨入男人」的成熟階段。(李時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