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場表演中,舞者亦無視於觀眾,兀自流竄、遷徙。如同海洋與其中的生物,無論人類是否觀看,永遠都在那兒,隨遠早於人類誕生之前便形成的韻律,不止息地延續著生命。(高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