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原住民藝術的身分身體辯證,一直困擾所有的創作者,彷彿必須先求「文以載道」地先重述傳統文化的大架構,先有基本名詞釋疑,方能進入藝術聆賞的空間。然而,以舞作如實地臨現,何苦畫蛇添足地夾纏這種自己都莫名所以的文化論述。(林育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