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8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搬演一場俗而不爛的人生《再約》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11 月 09 日
一縷幽魂鎖梧桐,含冤悲鳴飄渺中《鴛鴦淚》 投稿評論 楊秋玲 2018 年 11 月 09 日
親自參與魔法的創造《Animator 2.0》 投稿評論 林陸傑 2018 年 11 月 08 日
艱澀文本的優異演繹《創世紀》 投稿評論 車炎江 2018 年 11 月 08 日
身體現形,文化佚失《葉瑪》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11 月 08 日
最遙遠的即是最接近的 《范天寒與他的弟兄們》 投稿評論 范綱塏 2018 年 11 月 07 日
記空場五週年閉幕讀劇《竊欲場》 投稿評論 趙天琳 2018 年 11 月 07 日
經典如何隱喻《葉瑪》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11 月 06 日
跨樂‧震撼《陣頭傳奇》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8 年 11 月 06 日
總有一天,我們不必倖存《來了!來了!從高山上重重地落下來了!》 投稿評論 唐瑄 2018 年 11 月 06 日
我看《藍衫之下》 投稿評論 楊秋玲 2018 年 11 月 06 日
真實寓言,舞蹈裡書寫的當代史〈No Man’s Land〉、〈怒〉(Rage) 當週評論 林育世 2018 年 11 月 06 日
尋找超越於夢境之外的想像《灶腳》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11 月 06 日
崇高的劇場《地下室手記》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8 年 11 月 05 日
浮現離身的虛擬美感《地平面以下》(合唱團版)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11 月 05 日
以身為介,通往原鄉《我歌我茶》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11 月 05 日
一流藝術家、普通的音控-《草原之音》+《Svetlana Spajić Group重唱音樂會》 投稿評論 蘇三笑 2018 年 11 月 05 日
圓滿謝幕!《如夢,看雲去》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11 月 05 日
虛實之間的一場衰老夢《父親》 投稿評論 李詠婷 2018 年 11 月 05 日
你願意去面對,藏匿於心中的魔鬼嗎?《心中有魔鬼》 投稿評論 陳嘉慧 2018 年 11 月 02 日
冰火衝撞,東西方的火花《冰與火之聲》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8 年 11 月 02 日
未解與擱置時,需要一個破口《未解,懸》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11 月 02 日
誰拿走我的生存?《來了!來了!從高山上重重地落下來了!》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11 月 02 日
期待再相見……真的嗎? 《再約》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11 月 02 日
舊情野去哪?《舊情野綿綿》 投稿評論 丁家偉 2018 年 11 月 01 日
輕歌一段夢幻泡影《夜未央》 投稿評論 蔡孟汝 2018 年 11 月 01 日
慾望小於遺忘,亦小於時間《RE》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11 月 01 日
結一條紅線《純純愛的祝福》、《舊情野綿綿》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11 月 01 日
優雅告別身段《如夢,看雲去》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8 年 11 月 01 日
為理想有所堅持《我歌我茶》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11 月 01 日
欲望之間的動與靜《京鹿子娘道成寺》、《間》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10 月 30 日
家庭當中如何談性?《少年金釵男孟母》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10 月 30 日
孟母南遷,九年一瞬《少年金釵男孟母》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10 月 30 日
行路難尋找臺灣當代身體意象《我歌我茶》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10 月 30 日
「我愛,是因為在舞台」《2018 楊丞琳 青春住了誰世界巡迴演唱會 安可高雄場》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8 年 10 月 30 日
死亡與生命交會之處《地平面以下》原版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10 月 30 日
作為有自覺的歷史行動者《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10 月 29 日
穿透劇場的密室,體現人性的張力《莊子兵法》 投稿評論 黃星達 2018 年 10 月 26 日
除去狂暴後的靜好溫暖《無盡的終章》 投稿評論 鄭宜芳 2018 年 10 月 26 日
此時此地《相思唱歌仔》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10 月 26 日
「魔幻」時刻《魔擊-預言家》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8 年 10 月 25 日
讓她在悲傷的灰燼上跳舞,我們歡笑《杏仁豆腐的心裏話》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8 年 10 月 25 日
以身體折學回應殘酷劇場《纏》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8 年 10 月 23 日
以魔幻寫實弔校園青春《舞堂課》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10 月 23 日
當血水汨汨流過–《再約》的時間寫實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10 月 23 日
火眼金睛靜觀英雄是怎樣煉成的:玩火不過火的《齊格飛》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10 月 22 日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再約》 投稿評論 劉俊德 2018 年 10 月 22 日
轉化生活場景,讓感受重新回返「超親密小戲節 加蚋仔區」 投稿評論 張釋分 2018 年 10 月 22 日
地方感:會消失嗎?加蚋仔區《穿梭水路的聲景記憶》→《植豆》→《加蚋棧》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10 月 22 日
愛要怎麼說,愛要怎麼做《杏仁豆腐的心裏話》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10 月 22 日
你想要親近誰?「2018 超親密小戲節」 多焦舞台 黃馨儀 2018 年 10 月 22 日
這愛情的食糧,能有多甜就有多甜《第十二夜》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10 月 22 日
解密:身體如何歷史化,聲景如何地理化《南洋情報交換所》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10 月 20 日
音樂劇敘事的養成起點《庄腳囝仔》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10 月 20 日
似「能」非「能」能不能?《繡襦夢》 投稿評論 鄭宜芳 2018 年 10 月 18 日
文武不擋,更有情《楊家情史下集》 投稿評論 楊敬明 2018 年 10 月 18 日
對2018新點子樂展的思考:科技與人性的對話――有溫度的「巔峰」 多焦舞台 沈雕龍 2018 年 10 月 18 日
專業音樂人的搖滾夢與那道牆《佛跳牆 Buddha Jump 2018 Movin ‘On巡演-魚皮站》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8 年 10 月 18 日
人生的最後一程,您準備好了嗎?《父親》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10 月 18 日
劇場,以文化行動現身 多焦舞台 鍾喬 2018 年 10 月 16 日
臺灣莎翁喜劇改編/搬演史,嶄新的一頁《第十二夜》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10 月 16 日
在科技時代重新思考當代音樂的發展《無人音樂會》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10 月 16 日
地方感:條通區的離魂與消隱《跨際區》→《腹中的三位手足》→《跨年蕎麥麵(年越しそば)》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10 月 16 日
身不由己,名不留青史《南洋情報交換所》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10 月 16 日
發光的紙團《父親》 投稿評論 丁安庭 2018 年 10 月 16 日
人生樣貌的剖白《該死的十字路口》 投稿評論 李名恩 2018 年 10 月 16 日
我:扮演,糾結,追尋《我好揪節 白晝之夜版》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10 月 15 日
高規格的樂器演唱會《流光傳奇》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10 月 15 日
全本紅樓如何演?《紅樓夢:黃梅調說唱劇》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10 月 15 日
悠遊於音樂間《雙闕》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8 年 10 月 12 日
共同承擔一種身份的重量《父親》 投稿評論 林穎宣 2018 年 10 月 12 日
身處社會中的持續思考《兔兔特攻隊》 投稿評論 王紫溦 2018 年 10 月 12 日
南洋的再思考與再想像《南洋情報交換所》 投稿評論 林冠廷 2018 年 10 月 12 日
地方感:在艋舺區看戲踏街尋歷史紋理《手牽手》→《更新中請稍候》→《華江新市鎮-天上人間》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10 月 11 日
身處社會中的持續思考《兔兔特攻隊》 投稿評論 王紫溦 2018 年 10 月 11 日
「超」真實的社會縮影《父親》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10 月 11 日
危險邊緣與敘事文本的摩擦《心中有魔鬼》、《Animator 2.0》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10 月 09 日
真正的哀傷,原來是《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10 月 08 日
重新閱讀莫札特《莫札特與魏德曼1》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10 月 08 日
共時性的偶然與巧合《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10 月 08 日
致土地的告解《失落的幻影》 投稿評論 戴巧軒 2018 年 10 月 04 日
北市交的優異法式演繹《法蘭西-黃金印象》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10 月 04 日
崎嶇的漫遊者《遙感城市》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10 月 04 日
一甲子的傳承與發展《柳琴in臺灣》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10 月 03 日
爆笑喜劇經典《三人行不行》 投稿評論 馬沁心 2018 年 10 月 03 日
情感無暇被盤整的世界《兔兔特攻隊》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10 月 03 日
生命是一場無盡的輪迴《無盡的終章》 投稿評論 盛婕 2018 年 10 月 02 日
翻轉汙名的愛情神話《斷袖》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10 月 02 日
家的溫暖羈絆《赤角休耕計畫》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8 年 10 月 02 日
世紀末的人間道、眾生相《無盡的終章》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10 月 02 日
一回乍生,再回眼熱《回身》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10 月 01 日
另一種角度品味城市《我關於台灣的小故事》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10 月 01 日
無法細數的消失與重生《無盡的終章》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10 月 01 日
黑暗的盡頭有光《無盡的終章》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10 月 01 日
收心藏情洗淚容,舉杯敬飲影成空《解穢酒》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8 年 09 月 28 日
自由土地的相聲家《相聲啟示錄》 投稿評論 梁陳安 2018 年 09 月 27 日
有梗娛樂《超即興誘惑再誘惑》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9 月 27 日
就這樣曝光–體感舞蹈《新女性生理使用會》與《少女須知》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9 月 27 日
那年夏天,我們追上夜的速度《聽!宜夏》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25 日
旅程的起點或半途《奧列的奇幻旅程》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9 月 25 日
如何社區?怎樣劇場?《咱溝仔尾ㄟ》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9 月 25 日
不只是告別…敬妳《解穢酒》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9 月 22 日
青春扮武松、快打佈旋風《武松打店》 投稿評論 楊敬明 2018 年 09 月 22 日
今生來世 以物繫情《繡襦夢》 投稿評論 趙心如 2018 年 09 月 22 日
化相成像之間,猶待故事《畫皮》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9 月 21 日
講座紀錄:演藝團隊扶植計畫26年回顧初步觀察(下) 本月注視 編輯室 2018 年 09 月 21 日
講座紀錄:演藝團隊扶植計畫26年回顧初步觀察(上) 本月注視 編輯室 2018 年 09 月 20 日
巧妙的創作概念作為保護傘?《歡聚今宵》 投稿評論 李文皓 2018 年 09 月 20 日
流水落花,小劇場去也?——談「見花開劇展」二部製作 投稿評論 簡韋樵 2018 年 09 月 20 日
關照老人生命的最後時光《奶奶與他的精靈》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9 月 20 日
《發角Huat Kak》,給高中生的一份人生大禮 投稿評論 林錫昭 2018 年 09 月 18 日
懷舊卡通式劇場,青春登台《船到橋頭自然捲》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9 月 18 日
喇叭也來唱跳《國王的人馬》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9 月 18 日
必也「音樂劇」乎?:以樂說劇的轉化與消失《王世子失蹤事件》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9 月 18 日
力求完美,瑜瑕難掩-國立臺灣交響樂團開季音樂會《西城故事》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9 月 18 日
飛越第五面牆吧!《迷途羔羊》、《緊急出口》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9 月 15 日
有情亦無情《繡襦夢》 投稿評論 陳麗君 2018 年 09 月 15 日
《俄不愛你不愛俄愛他》:一齣幸福閃耀的悲劇 投稿評論 楊婉儀 2018 年 09 月 15 日
需要被照顧,存在是脆弱《我是一個正常人》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9 月 15 日
誰是說故事的人—跨越邊界的《鏡花轉》 當週評論 鍾喬 2018 年 09 月 14 日
失智的樣態《小兒子》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9 月 14 日
假標題?以《山高流水之空中》開展對「參與式演出」的反思 投稿評論 洪姿宇 2018 年 09 月 14 日
海德薇格的假髮情結《搖滾芭比》 多焦舞台 陳祈知 2018 年 09 月 14 日
莫忘初衷的愛樂者們《絲竹樂宴》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14 日
以音樂借鏡人生:《女人‧與她們的悲歡離合》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13 日
《身體計畫》只是身體,非關性別 投稿評論 何孟娟 2018 年 09 月 13 日
形式的可能意義–再論《山高流水之空中》及其評論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9 月 13 日
喧鬧過後留下的荒蕪《作為人類,在任何地方》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9 月 13 日
從「非常」到「自身如常」《我是一個正常人》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9 月 13 日
走遠是為了趨近人類境況《作為人類,在任何地方》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9 月 11 日
場內場外–舞台上三個通往現實世界的缺口《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9 月 11 日
「佔領」動作的虛實操演──談2018臺北藝術節中山堂光復廳的三部國內製作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8 年 09 月 08 日
雕琢出生命的質樸《鏡花轉》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9 月 07 日
傳統現代兩相宜《千里之行音樂會》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8 年 09 月 06 日
微觀之鏡,剎那之花,將轉未轉的視界《鏡花轉》 投稿評論 譚凱聰 2018 年 09 月 06 日
收束在身體的論述《身體計畫》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9 月 05 日
你要熱咖啡?冰咖啡?還是溫咖啡?《外公的咖啡時光》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9 月 05 日
重構的記憶《白話》 投稿評論 陳麗君 2018 年 09 月 04 日
用音樂譜寫自己的青春《天山戀歌》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9 月 04 日
無畏地歌詠土地《福爾摩沙・咱的歌》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9 月 03 日
傳統與現代的拉扯衝突《明星節度使》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9 月 03 日
我動故我在《歡聚今宵》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9 月 03 日
劇場,革命與對話–探查「被壓迫者劇場」 多焦舞台 鍾喬 2018 年 09 月 03 日
悲傷是真實的,夢也是《光年紀事:台北-哥本哈根》 投稿評論 謝思盈 2018 年 09 月 01 日
理想的缺乏,餘下的瑣碎 《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姊妹(和他們的Brother)》 投稿評論 范姜泰基 2018 年 09 月 01 日
安靜不下來的棋局《手談坐隱》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8 月 31 日
Taipei Taipei《歡聚今宵》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8 月 31 日
劇場裡,它們的影像《熱室》、《當我踏上月球》、《Cuckoo電子鍋》、《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 多焦舞台 羅倩 2018 年 08 月 31 日
無盡的演出,才是文本(概念)的全貌《金錢眾議院》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8 月 30 日
同在黑暗中《After》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8 月 30 日
《俄不愛你不愛俄愛他》 愛慕劇團的驚婚記 投稿評論 楊凱麟 2018 年 08 月 29 日
雙鋼琴盛宴《呂冠玟×呂冠縈雙鋼琴音樂會》 投稿評論 余政憲 2018 年 08 月 29 日
說話的藝術《藝遊台北探風采》 投稿評論 余政憲 2018 年 08 月 28 日
所見的都是真實的嗎?《看不見的地方》 投稿評論 陳麗君 2018 年 08 月 28 日
映照現實的碎象集結《徵婚啟事》 投稿評論 陳麗君 2018 年 08 月 27 日
時間非線性:意識漫談《發角》中的牽動效應 投稿評論 陳家盈 2018 年 08 月 27 日
音樂劇,抒情之外《光的來信》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8 月 27 日
低端生產,生產意識《那天下雨,我在賣場門口被幹了一把傘》 當週評論 黃佩蔚 2018 年 08 月 27 日
聲音的永恆回歸《上下一方》TOUR 2018 臺北站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8 年 08 月 27 日
講座紀錄:國際生產,臺灣製造──全球脈絡下國際藝術節策展及其市場(下) 本月注視 編輯室 2018 年 08 月 24 日
亦女亦男,非女非男《不男不女》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8 月 24 日
講座紀錄:國際生產,臺灣製造──全球脈絡下國際藝術節策展及其市場(上) 本月注視 編輯室 2018 年 08 月 24 日
大或者小?── 一個關於藝術本質的辯證《After》 投稿評論 曾志誠 2018 年 08 月 22 日
在青春記事中《發角》記憶 投稿評論 林佳靜 2018 年 08 月 22 日
性別展演的本質與回應《身體計畫》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8 月 22 日
民主政治與娛樂遊戲的互為替身《山高流水之空中》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8 月 22 日
金剛芭比的進擊,白雪公主的啜泣《身體計畫》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8 年 08 月 22 日
無法定義的叛逆思考-TSO音樂劇場《代孕城市》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8 月 21 日
封箱關頭的暫記《木蘭少女》 投稿評論 戴源宏 2018 年 08 月 20 日
勞動、空間、情感交換…之後《你想要的都不在這裡》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8 月 20 日
我參與等於沒參與《山高流水之空中》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8 月 20 日
凝視與反凝視:女體主權的回奪《少女須知》、《身體計畫》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8 月 18 日
全球化時代的存在悲歌《Cuckoo電子鍋》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8 月 18 日
假性的民主扮演派對《山高流水之空中》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8 月 16 日
舟移管弦動,好是歡遊處《蘇州交響樂團2018亞洲巡演》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8 月 16 日
音樂起於初心《大師小作》 當週評論 沈雕龍 2018 年 08 月 16 日
帶寶寶探索與沉浸劇場《馬麻,為什麼房子在飛?》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8 月 16 日
拆解表象然後看《身體計畫》 當週評論 羅倩 2018 年 08 月 15 日
從Let It Go到Let It Be《哈姆讓他走》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8 月 15 日
醒著看一場噩夢《哈姆讓他走》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8 月 14 日
現實原是這許多平行線《平行世界越來越擠》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8 月 14 日
通往幸福的道路《離婚事務所》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8 年 08 月 14 日
迷宮的方向《直線迷宮》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8 年 08 月 10 日
劇場文本的行旅痕跡《行過洛津》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8 年 08 月 10 日
無可企盼的不等價交換《大亨小賺》 投稿評論 劉沁 2018 年 08 月 10 日
白蘭琪不是性別,白蘭琪是一種心境《令人討厭的白蘭琪的一生》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8 月 09 日
聲音想像,現代召喚《蛇郎君》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8 月 09 日
以虛代實重建「藝境」《小老頭和他的朋友們》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8 月 09 日
無力的時空探索《格列佛的夢》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8 年 08 月 07 日
問了「我是誰?」之後《悟空》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8 月 03 日
還剩多少音樂的音樂節?《桃園鐵玫瑰音樂節-清新玫瑰趴》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8 年 08 月 02 日
役物之詰問《悟空》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8 年 08 月 02 日
戲曲的新編抉擇《聶采霞的心》 投稿評論 薛映理 2018 年 08 月 02 日
圍困於迷宮,或沉溺於其中《直線迷宮》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8 月 02 日
人與物的轉移跨越–物件劇場的可能 多焦舞台 黃馨儀 2018 年 07 月 30 日
白晝裡的月亮《走路去月亮的人》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7 月 30 日
一趟跨越與融合的旅程《搖滾芭比》英語版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7 月 30 日
生活是擬像,劇場如螢幕《酥雞筆記》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7 月 30 日
悲劇身影的時代淘洗《搭錯車》 投稿評論 許天俠 2018 年 07 月 27 日
華麗的蒼涼,璀璨的憂傷島—何曉玫島嶼三部曲《默島新樂園》 多焦舞台 陳祈知 2018 年 07 月 26 日
無人劇場的無人效應《格列佛的夢》兒童版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7 月 26 日
標籤的重新定義與翻攪—薩維耶.勒華《春之祭》 投稿評論 李文皓 2018 年 07 月 25 日
不可逾越的高牆?談日常空間中觀演關係的設計與拿捏《大亨小賺》 投稿評論 游富凱 2018 年 07 月 25 日
金屬分類,感受音樂《彼岸夜夏。金屬音樂祭》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7 月 24 日
講座紀錄:我們需要戲劇構作嗎?!(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8 年 07 月 23 日
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Dear God》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7 月 23 日
一場由內噴發的美麗焠鍊《2018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7 月 23 日
講座紀錄:我們需要戲劇構作嗎?!(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8 年 07 月 21 日
樂動的儀式性意義《音楽よ回れ!!海外ツアー〜ゆるめるモ!の曲を台湾にもデリバるモ!》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7 月 20 日
以畫入樂,人文賞意《聽畫》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7 月 20 日
革命救贖性別意識的缺席《山路上》 當週評論 鍾喬 2018 年 07 月 20 日
一念本心,成就創作之真趣《紙箱的異想世界》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7 月 19 日
獨立音樂展演空間的隱性抗議:覺醒音樂祭的超暖身場 「黎明前夕:危機四福」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7 月 19 日
給失眠者的安眠曲《失眠的人》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7 月 17 日
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蛻變旅程《Dæwn》聯演計畫」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8 年 07 月 17 日
造夢路上的我們《靈界少年偵察組Ⅱ-打怪就是要組隊呀!》 投稿評論 薛映理 2018 年 07 月 16 日
為什麼我們還要聽華格納《帕西法爾》? 投稿評論 林惟萱 2018 年 07 月 16 日
城市空間中的身體可能性《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周書毅身體錄像展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7 月 16 日
自經典煉出新意 《聶采霞的心》 投稿評論 蔡諄任 2018 年 07 月 14 日
肉身主講的一場seminar 《春之祭》 投稿評論 陳佳慧 2018 年 07 月 14 日
經典重製的選擇《天堂邊緣》 投稿評論 張洛韶 2018 年 07 月 12 日
文化脈絡下的情境想像《城鄉河粉》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7 月 12 日
以小搏大的微型戲劇《恐怖露營車》、《卡門》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7 月 12 日
聲音的遊戲:林理惠《迴路詩集》詩與歌發表會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7 月 12 日
疾病的歷史與愛的焦慮《青春悲懷》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07 月 12 日
當觀眾開始思考《春之祭》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7 月 11 日
無傷大雅的「無傷」? NSO 台灣首演《帕西法爾》的樂劇缺憾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07 月 10 日
怎樣目擊? 如何在場? 《還陽記前傳–大亨小賺》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7 月 10 日
何來神鬼?《山海經》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7 月 10 日
現代性巨影下身體摶力《Break&Break!無用之地》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7 月 09 日
關係的存在與建立《大亨小賺》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7 月 09 日
斬斷八股,演繹當代《斬經堂》 投稿評論 陳怡君 2018 年 07 月 07 日
夢想的魔力《銀幕之人》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7 月 06 日
再一次嫁掉我自己《嫁妝一牛車》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7 月 06 日
《嫁妝一牛車》的喑噁和發聲 投稿評論 洪明道 2018 年 07 月 06 日
再究寫實與語言的問題《嫁妝一牛車》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8 年 07 月 06 日
以鼓擊節,眾聲讚賞《擊節讚賞》 投稿評論 黃心蕙 2018 年 07 月 06 日
簡單不代表單調《汪汪捕頭》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7 月 05 日
相近互異的容與融《阿搭嫂》 投稿評論 梁瓊文 2018 年 07 月 04 日
古老劇本的嶄新詮釋《戲夢情緣》 投稿評論 楊閩威 2018 年 07 月 04 日
古典賞味中西合璧《金蝶琴緣》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7 月 03 日
鄉土的差異與認同《嫁妝一牛車》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8 年 07 月 02 日
鬧劇之王與悲劇之奴的混血《嫁妝一牛車》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6 月 28 日
決戰臺北城之巔 《彈指交鋒—琵琶決賽音樂會》 投稿評論 宋浩辰 2018 年 06 月 28 日
所有暴行,都正孤獨地愛著這個世界《枕頭人》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6 月 28 日
兼容並蓄的歌仔精神《喚魔香》 投稿評論 蘇珮芸 2018 年 06 月 28 日
歷經淬鍊的三十年歲月《回眸隨想》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6 月 27 日
命運透過誰的手開了槍?《嫁妝一牛車》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6 月 27 日
回首凝望,噤聲的傷疤《遲來的家書》 投稿評論 江岱軒 2018 年 06 月 27 日
句點劃在何方?2018新點子舞展《微舞作—林素蓮、劉彥成、劉冠詳》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6 月 25 日
人欲橫流之地,神女的死與復仇《繁花聖母》 投稿評論 蔡宛潔 2018 年 06 月 25 日
蚤子爬滿生命,而你在我的腹中《繁花聖母》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6 月 22 日
以man之名呼喚我成為山林《路吶》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6 月 22 日
行看弓絃有新聲,聽見台灣的榮耀《原音讚頌 NALUONESONG》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6 月 21 日
回想絕境,感受曙光《絕境、曙光—2018陳鈺雯小提琴獨奏會》 投稿評論 林惟萱 2018 年 06 月 21 日
以黑色血腥童話,包裹絕深柔情《枕頭人》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6 月 20 日
女皇的孤獨情話《武皇投簡》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06 月 20 日
用魔幻金光聞香品香尋味《喚魔香》 投稿評論 蔡諄任 2018 年 06 月 20 日
如何創造複數?《她們》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6 月 20 日
從文化殖民立論思考《全民共舞:舉止衝突》、《夜舞》 多焦舞台 張懿文 2018 年 06 月 20 日
搖滾精神的體現與實踐《雪盜境士》台北巡演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6 月 19 日
沈默作為巨大的聲音《春之祭》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6 月 19 日
無名一日藝術總監的賦權練習曲《半身相》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8 年 06 月 19 日
前衛劇場的古典敘事《同情的罪》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6 月 19 日
寓教於樂的反詐騙宣導劇《偷天還春》 投稿評論 賴玉萍 2018 年 06 月 15 日
當我踏上月球,建構了自己的空間《當我踏上月球》 投稿評論 謝明明 2018 年 06 月 15 日
歷史的歸返:誰的故事,誰的時間?《同情的罪》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6 月 14 日
以聲音貼近人心《同情的罪》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6 月 14 日
或許是另一座魅力之峰《相逢何必曾相識》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6 月 14 日
最(罪)後的罪過《同情的罪》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6 月 13 日
尋找回家的路《路吶 LUNA》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8 年 06 月 13 日
如何改寫經典?《抽屜裡的大象》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6 月 13 日
以身作則,解構再生的存在主義《NEWID 新的識別》 投稿評論 林穎宣 2018 年 06 月 12 日
踏遍千里、踽踽而行的懷舊之旅《喜逢五月天》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6 月 12 日
差異與融合《唱南方:林生祥二十週年音樂會》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6 月 11 日
安住在生命裡K歌《撲克臉》 投稿評論 孫唯思 2018 年 06 月 11 日
曖昧不清的傳統與當代《半身相》 投稿評論 連佳宣 2018 年 06 月 11 日
圓與鏡像,青壯編舞世代的書寫意識——嘉義新舞風《一甲子的距離》 當週評論 林育世 2018 年 06 月 08 日
空間神聖現域感《默島新樂園》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6 月 08 日
重要的不是作答而是次頁《請翻開次頁繼續作答》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8 年 06 月 08 日
童話自由王國的終結《她們Metamorphosis》 投稿評論 賀澤航 2018 年 06 月 08 日
劇場的力量《撲克臉》 投稿評論 高竹嵐 2018 年 06 月 07 日
我不能哭,但我還有手《撲克臉》 投稿評論 張洛韶 2018 年 06 月 07 日
以「我們」的輕做選擇《恐怖行動》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6 月 06 日
你有會笑的臉,我有歌唱的靈魂《撲克臉》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6 月 06 日
兩朵帝女花,一樣山河情《帝女花》 投稿評論 夏淑賢 2018 年 06 月 06 日
感動與不感動的瞬間《鄧泰山鋼琴獨奏會》 投稿評論 林惟萱 2018 年 06 月 06 日
犯罪事件與教育宣導劇的基本款《偷天還春》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6 月 05 日
數位時代的孤寂《曖曖》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6 月 05 日
你想成為什麼樣的「女人」?《你不知道的白雪公主》 投稿評論 曾定璿 2018 年 06 月 05 日
感官殘留與印象的戰爭《半身相》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6 月 05 日
重返簡單,並落入其中《請翻開次頁繼續作答》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6 月 05 日
心靈的顏色《新秩序藍色星期一》 投稿評論 郭佳燕 2018 年 06 月 05 日
未知的險境《半身相》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6 月 04 日
彷彿戰地滂湃聲響印記《國防部示範樂隊巡迴音樂會》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6 月 04 日
動物的發聲《大動物園》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6 月 04 日
一場看似華麗的生死悲歌《默島新樂園》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6 月 04 日
窒息般的黑色童話《吶喊吧!!窒愛》 投稿評論 陳姿吟 2018 年 06 月 04 日
舊作翻新的當代回應《默島新樂園》 投稿評論 吳嘉偉 2018 年 06 月 04 日
蓋亞之聲,民族之歌《Sonus de Gaia大地的聲音》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6 月 01 日
動物園就是人被建造的地方《大動物園》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6 月 01 日
分數、貨幣、分類,別無選擇的選擇題《請翻開次頁繼續作答》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6 月 01 日
充滿「臺味」的樂園《默島新樂園》 投稿評論 梅錦忠 2018 年 06 月 01 日
臺灣人情味《默島新樂園》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8 年 06 月 01 日
題材與概念之外--從人物、曲調再思考《千年》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5 月 31 日
詮釋力或超能力的試驗《請翻開次頁繼續作答》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5 月 31 日
傳統試煉與跨界挑戰《行者—陳雅筠古箏演奏會》 投稿評論 葉娟礽 2018 年 05 月 31 日
關迺忠的五線譜人生《樂過極線》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5 月 31 日
次世代網路文化的「登堂入室」《來去天竺借本書》 投稿評論 杜明哲 2018 年 05 月 30 日
歡迎光臨我的人生《演員實驗教室》 投稿評論 車曉宇 2018 年 05 月 30 日
舞蹈與文學的準推理劇《少女黃鳳姿》 投稿評論 孫唯思 2018 年 05 月 29 日
也許是我們共同的噩夢《請翻開次頁繼續作答》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5 月 29 日
彈跳於經典故事的喜劇音符《你不知道的白雪公主》 投稿評論 張議 2018 年 05 月 29 日
跨越時空的生命對談《演員實驗教室》 投稿評論 何曉夢 2018 年 05 月 24 日
溫馨而感動的灣聲樂團《牽阿母ㄟ手,聽阿母ㄟ歌》 投稿評論 李顏如 2018 年 05 月 24 日
桂冠指揮的馬勒詮釋《赫比希與馬勒第二》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5 月 22 日
寫給人類世界的肉身遺書《千年》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5 月 22 日
給年輕世代的創作者自白《來去天竺借本書》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5 月 21 日
肉身與技藝的搏擊《來去天竺借本書》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8 年 05 月 21 日
為孩子種下一顆國樂種子《漫漫童年樂悠悠》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5 月 18 日
令人驚喜的四重奏新勢力《閃耀新勢力—靈魂的共鳴》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5 月 18 日
卸下白臉,回到原始姿態《太空》 投稿評論 劉俊德 2018 年 05 月 18 日
在幕後更加傾瀉的悲傷《大動物園》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5 月 17 日
尋找的是「劉子驥」,還是桃花源記憶? 《暗戀桃花源》 投稿評論 杜明哲 2018 年 05 月 17 日
文學改編的重心?《來自德米安的你》 投稿評論 劉沁 2018 年 05 月 17 日
挑戰書寫者,與書寫者的挑戰《來去天竺借本書》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5 月 16 日
你是神魔東西!?《來去天竺借本書》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5 月 16 日
新潮與懷舊的澎湃總匯《諸葛四郎》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5 月 16 日
意居音外《琵琶行》 投稿評論 楊敬明 2018 年 05 月 16 日
環境、心境與人《一甲子的距離》 投稿評論 盧子涵 2018 年 05 月 16 日
娃娃為什麼睡不著?《Bæd Time》 投稿評論 于念平 2018 年 05 月 15 日
一場不知醒來的夢境 《熱室》 投稿評論 車曉宇 2018 年 05 月 15 日
身體退位,意識揚升《熱室》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5 月 14 日
座位與群體《転校生》 投稿評論 劉沁 2018 年 05 月 14 日
「薪傳」 亦「傳新」 《王魁負桂英》 投稿評論 謝孟吟 2018 年 05 月 14 日
影像與劇場的聯袂《熱室》 投稿評論 何曉夢 2018 年 05 月 11 日
如果愛情像電影《愛情哇沙米》 投稿評論 何佳樺 2018 年 05 月 11 日
生存與慾望交織的戰場《戰場上的野餐》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5 月 10 日
返回原初,而至不惑《演員實驗教室》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5 月 09 日
妖怪不壞,人類才怪!《雪峰村上的惡人廟》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5 月 09 日
遠古遺音七子戲《陳三五娘》 投稿評論 鄭希文 2018 年 05 月 09 日
沒有道德枷鎖的烏托邦《地球自衛隊》 投稿評論 于念平 2018 年 05 月 09 日
從心所欲於傳統與前衛之間《魯比莫夫2018鋼琴獨奏會》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5 月 09 日
氣韻不凡音樂藝術《魯比莫夫2018鋼琴獨奏會》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5 月 09 日
考驗屬於年輕的評價者《演員實驗教室》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5 月 08 日
日本,文化他者《転校生》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8 年 05 月 08 日
找時間的人《熱室》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5 月 08 日
回歸起點——演員的自我探尋《演員實驗教室》 投稿評論 羅揚 2018 年 05 月 08 日
華文戲劇的失根與失語《三個小孩》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8 年 05 月 08 日
調味也掩蓋不了的餿味《愛情哇沙米》 投稿評論 鐘煒翔 2018 年 05 月 08 日
身為人類,我很抱歉《地球自衛隊》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8 年 05 月 07 日
一臺青春、熱血的京劇盛宴,之後呢?《水滸108II-忠義堂》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5 月 07 日
聽說愛情剛來過《愛情哇沙米》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8 年 05 月 04 日
阿婆食菜脯,愈哺愈有味《按君審胡蠅》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8 年 05 月 03 日
生活感覺的溢出《兔子洞》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5 月 01 日
獨立於群體之中《群》 投稿評論 張雅婷 2018 年 05 月 01 日
突破客家戲框架《女人孟》 投稿評論 白欣平 2018 年 04 月 30 日
洞穴內陰翳禮讚《熱室》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04 月 30 日
惺惺相惜,流轉新聲《王立/廢結合》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4 月 30 日
星空新生 樂團再興《台北打擊樂團 星際大戰》系列音樂會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4 月 27 日
具體了虛擬網路,抽象了真實人生《病號》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4 月 27 日
期待管樂之春《春之獵犬》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4 月 26 日
宋江的選擇──《水滸108II─忠義堂》重演「如何」與「為何」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4 月 26 日
實境與虛擬的溫度 《病號》 投稿評論 范姜泰基 2018 年 04 月 25 日
食物戀正當時《來玩好滋味》 投稿評論 林佳靜 2018 年 04 月 25 日
簡而不陋的阿瑪迪斯《魔笛》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04 月 25 日
城市文化中的心靈陪伴與療癒者《一生一張單程車票》首發音樂會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4 月 24 日
給《再生緣》一個怎樣的當代結局?《女人孟》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4 月 24 日
騷動迴返與淺白單向《春鬥2018》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4 月 24 日
在現實人生裡找不到登出鍵,於是《病號》 投稿評論 曾士銘 2018 年 04 月 24 日
華麗有餘,內在不足《理查三世》 投稿評論 車曉宇 2018 年 04 月 24 日
歷史進入劇場,辨證等待發生《走路去月亮的人》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4 月 23 日
從文化斷層談起:辯證的遠去《理查三世》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4 月 23 日
俠的意義與養成歷程《俠貓》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04 月 23 日
一場當代演繹下的「犬儒主義」陷阱《理查三世》 投稿評論 何曉夢 2018 年 04 月 23 日
找戰打?還是找敵人?「得尺得尺」的戰爭界域《戰場上的野餐》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04 月 23 日
人造真實《Render Ghost》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4 月 23 日
如果有戰爭,而我們不是在遠方《戰場上的野餐》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4 月 21 日
回家路又近又漫長《907公里數》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8 年 04 月 20 日
從肥皂劇提煉的普通常識《Re/turn》 投稿評論 陳彥諺 2018 年 04 月 20 日
那個時候,這個星球《我的星球》 投稿評論 謝鎮逸 2018 年 04 月 19 日
尚未成為凝視的旁觀《戰場上的野餐》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4 月 19 日
誘惑是權力分配的必敗配件:展演現代權力的歷史恐怖片《理查三世》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04 月 19 日
我們都有病,我知道《病號》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8 年 04 月 17 日
從酸民到牛逼——重見表坊《台北男女》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4 月 17 日
兄友弟恭絃外情《比利時小提琴家伊凡諾夫獨奏會》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4 月 17 日
沒有句點,也不會遺憾《寂寞芳心俱樂部》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4 月 17 日
在空途的路上我即是你 《勾勒》 投稿評論 孫唯思 2018 年 04 月 17 日
顛覆思維的肢體舞動《I/II/III/IIII》 投稿評論 周碧真 2018 年 04 月 17 日
歷史重現・文化記憶・愛情故事《月夜情愁》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4 月 16 日
再現經典劇本與臺灣早期劇場史《月夜情愁》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4 月 16 日
國樂的名家效應?《知音化蝶》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4 月 16 日
白色記憶之下無人為局外人《夢遊烏托邦》 投稿評論 徐耀璇 2018 年 04 月 16 日
媚俗在消費性瞬間所帶來的耽溺《理查三世》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04 月 16 日
能否真的鬥出火花?《春鬥2018》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4 月 16 日
台灣喜劇的缺乏,與喜劇潛質《變身怪醫》 多焦舞台 張敦智 2018 年 04 月 16 日
唯美又殘酷的舞台魔術《I/II/III/IIII》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4 月 16 日
戲中戲串京崑《到底是誰的錯》 投稿評論 余政憲 2018 年 04 月 13 日
如果素人是創作的一環?《居民劇場:年貨怪談》、《我的星球》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4 月 13 日
一起讀繪本,一起聽音樂,一起玩遊戲,一起做個夢《《!》孵一個夢》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4 月 12 日
找尋失落的拼圖《南管尋親記》 投稿評論 鄭希文 2018 年 04 月 12 日
青澀的沁涼夜《Cool Night Band》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4 月 11 日
【投稿評論】當數據躍上舞台《兩廳院消費者大數據報告》 多焦舞台 林子喬 2018 年 04 月 11 日
至細之倪與至大之域——呂紹嘉與NSO《馬勒第七》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4 月 10 日
雅俗共賞的音樂類型《得意的一天》 投稿評論 賴志光 2018 年 04 月 10 日
反轉經典,融會新意《蝴.蝶.效.應》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8 年 04 月 10 日
造化隨順 風雅之誠《得意的一天: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4 月 09 日
讚頌本色自然《猜猜我有多愛你》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4 月 09 日
站在四十與五十的中間點《光之韵》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4 月 09 日
影集式音樂劇的缺憾與自由《不讀書俱樂部Ep1. 冬之夢》 投稿評論 孫唯思 2018 年 04 月 09 日
見證物品的魔法《十二生肖得第一》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4 月 09 日
靈魂互換的音樂喜劇《愛呀,我的媽!》 投稿評論 陳諭嬌 2018 年 04 月 09 日
異物同語、同物異語的誤解《變身怪醫》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04 月 07 日
身份、人性、劇種的變形記《變身怪醫》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4 月 07 日
國王的弄臣,亦或伶人的君主《1399趙氏孤兒》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4 月 07 日
個體化凝視歷史經驗《腹語術》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8 年 04 月 07 日
簡約純粹之美《撞牆天團》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4 月 06 日
記憶拼圖般的故事穿插《Re/turn》 投稿評論 游若婕 2018 年 04 月 05 日
放諸四海皆準的三谷式喜劇《變身怪醫》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4 月 05 日
俱樂部的開幕秀,影集的EP.0《不讀書俱樂部EP.1冬之夢》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4 月 05 日
感受與自由的形變生成《BECOMING》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4 月 05 日
在符號、結構、與感受之間《莫穎詩地境舞踏獨腳呈現「飢餓」新北場(暨工作坊學員匯演)》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4 月 05 日
搬演、重寫舊本的一條新路徑《1399趙氏孤兒》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4 月 04 日
於是,我們終將相互道別《我的星球》 投稿評論 呂政達 2018 年 04 月 03 日
他人的臉《八塊碎片—隨著匈牙利音樂跳舞》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4 月 03 日
程式複製,抑或精神傳承?《康乃馨》 投稿評論 車曉宇 2018 年 04 月 03 日
對「影集式劇場」的提問《不讀書俱樂部EP.1冬之夢》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4 月 03 日
在瑣碎的生活裡閃現微光《親愛的人生》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4 月 03 日
夢想就在於視角的改變《當我踏上月球》 投稿評論 于念平 2018 年 04 月 02 日
交流與超越《管樂狂潮Ⅲ——民謠之舞 宇宙之音》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4 月 02 日
科學與禪意的交融《黃金E空間》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4 月 02 日
引領走過這片土地的視覺音樂盛宴《四季.台灣》 投稿評論 謝依庭 2018 年 04 月 02 日
來自傳統的反響與回聲《3 X 3計畫:異常返響》 投稿評論 李欣恬 2018 年 03 月 31 日
肢體探索與文化「間」的對話《黃金E空間》 投稿評論 張軒翎 2018 年 03 月 30 日
如此,我們在劇場裡「讀」人生《親愛的人生》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3 月 30 日
喜劇經典重現舞台《三人行不行》 投稿評論 陳諭嬌 2018 年 03 月 30 日
從身體開始建立、從身體瓦解的時間更迭《BECOMING》 投稿評論 林修瑜 2018 年 03 月 29 日
多重敘事下的生命真實《拾圓》 投稿評論 張威文 2018 年 03 月 29 日
面對欲望與缺憾的勇氣《Re/turn》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03 月 27 日
如果生命還能夠再一次《Return》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8 年 03 月 27 日
傷心需要理解,但不需要親近《親愛的人生》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3 月 27 日
我會慢慢等,慢慢等(才怪!)《太空救援:果頭計畫》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3 月 27 日
活檔案:經典的現場重現《瑪莎葛蘭姆舞團》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3 月 27 日
俗俗羅曼史及其外《Re/turn》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3 月 26 日
在接近與親近以後《草草戲劇節》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3 月 26 日
從希臘喜劇思考台灣現況《蛙》 投稿評論 朱殷秀 2018 年 03 月 26 日
在殘酷、悲傷的痛苦後品嘗人性的溫度《康乃馨》 投稿評論 梅錦忠 2018 年 03 月 26 日
勝利者的狂歡?抑或失敗者的自嘲?《行動代號:莫須有》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3 月 26 日
孤獨航程的人生註腳:忒修斯EP《掠交替》巡迴最終場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3 月 26 日
美好卻暴力的衝突美感《康乃馨》 投稿評論 連佳宣 2018 年 03 月 23 日
當希臘喜劇遇上歌舞音樂劇《蛙》 投稿評論 岳珮羽 2018 年 03 月 23 日
以優雅的方式去表現「暴力」《康乃馨》 投稿評論 吳嘉偉 2018 年 03 月 22 日
舊典新詮,除框架的客家戲曲《張協〉2018》 投稿評論 蔡佳璇 2018 年 03 月 22 日
停止復國之後《行動代號:莫須有》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8 年 03 月 22 日
建立,是為了破壞《康乃馨》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8 年 03 月 22 日
詼諧與諧擬的反抗力量《不然少女》 投稿評論 陳姿均 2018 年 03 月 21 日
百年名團的新時代 (下)《紐約愛樂亞洲巡迴》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3 月 21 日
百年名團的新時代(上) 《紐約愛樂亞洲巡迴》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3 月 21 日
無獨有「偶」,解構愛的科幻浪漫《機器人情歌》 投稿評論 林穎宣 2018 年 03 月 20 日
現場弦樂、影像、偶戲與DJ的跨界展演《機器人情歌》 投稿評論 戴源宏 2018 年 03 月 20 日
縷訴規訓,是為了強大主體《康乃馨》 投稿評論 林亞璇 2018 年 03 月 19 日
歌舞穿插的流暢敘事《Re/turn》 投稿評論 陳諭嬌 2018 年 03 月 19 日
談世界太容易《鼓動韓潮》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8 年 03 月 17 日
我們生下了孩子們《春醒》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3 月 17 日
青春的社會圖像,羞恥的保守體制《春醒》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3 月 17 日
我們真能拒絕長大嗎?《春醒》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3 月 17 日
講座紀錄:在大劇院時代尋找觀眾(國外篇)(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8 年 03 月 17 日
青春的味道是刺鼻而揪心的賀爾蒙《春醒》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3 月 16 日
千年等一回,人蛇戀無悔 《白蛇傳》 投稿評論 李佳麒 2018 年 03 月 15 日
百科導覽式的青春明滅《春醒》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3 月 15 日
趕赴一場繁花盛開的宴席《康乃馨》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3 月 15 日
在鮑許之後,如何看「經典」?《康乃馨》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3 月 15 日
給我物質,我就用它造出一個宇宙來《看見光》 投稿評論 劉俊德 2018 年 03 月 13 日
何謂正式與非正式音樂工作?《TSO 森林音樂會—美好的日子》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3 月 13 日
號角響起《特納✕北醫管弦》 投稿評論 楊依哲 2018 年 03 月 13 日
是大人看透青春,抑或青春看破人生《春醒》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8 年 03 月 13 日
我們有的只是當下《蓬萊》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8 年 03 月 13 日
從環境劇場到史跡、儀式劇場《見城2.0》 投稿評論 杜明哲 2018 年 03 月 12 日
21年的變與不變《康乃馨》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03 月 12 日
一、二、三,不跳舞:舞蹈劇場永恆的起手式《康乃馨》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03 月 12 日
恨如海深,但何恨之有?《蓬萊》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3 月 12 日
交響奇蹟《簡文彬與柴五》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3 月 09 日
挑戰與再創經典《簡文彬與柴五》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3 月 09 日
講座紀錄:在大劇院時代尋找觀眾(國外篇)(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8 年 03 月 09 日
在物品中生長也逐漸變成物品《斷捨離的物件習題》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8 年 03 月 09 日
我仍獨自一人,但我不害怕《這我可從沒做過》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3 月 08 日
看待「傳統」的一種方式《第三弦(三の糸)》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8 年 03 月 07 日
科技、劇場與網路紅人文化:從內爆的超真實談《這我可從沒做過》的科技哲學思考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3 月 06 日
溫潤的喧豗《震怒之聲 Voice of Wrath Vol. 2⟫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3 月 06 日
我們不正常,我們都是鬼《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投稿評論 洪嘉聲 2018 年 03 月 05 日
在笑罵中進步的新自我《女人皆如此》 投稿評論 林惟萱 2018 年 03 月 05 日
「無限」與身體「有限」的悖論《從無止境回首》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8 年 03 月 05 日
椰林之聲傳續不墜《大地跫音-張善昕與台大交響》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8 年 03 月 01 日
關於觀看他人之痛…與火宅之人的領悟/不悟 《愛與痛的練習曲》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8 年 03 月 01 日
創傷後的疏離經驗《愛與痛的練習曲》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8 年 03 月 01 日
死者總在死後才出現 《奠》 投稿評論 謝鎮逸 2018 年 02 月 28 日
陳醋新釀品其酸《王熙鳳大鬧寧國府》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8 年 02 月 28 日
言之不足而手舞足蹈《愛與痛的練習曲》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2 月 28 日
單一主體複數形式的張力消解《愛與痛的練習曲》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8 年 02 月 28 日
難以擁抱的練習《愛與痛的練習曲》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8 年 02 月 28 日
權力布置下恥的觀看《恥的子彈》 多焦舞台 汪俊彥 2018 年 02 月 26 日
跟著歌曲尋找兒童劇的新意《跟著阿嬤去旅行》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8 年 02 月 23 日
融合在地敘事的音樂風貌《宜日立春—同根生專輯首發音樂會》 投稿評論 蔡佳璇 2018 年 02 月 23 日
聽,極簡,讓你敗下陣來《給我自己的生日禮物——卡瑪諾夫室內樂之夜》 當週評論 沈雕龍 2018 年 02 月 14 日
說故事的人回到地球《地球人遇見小王子》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2 月 12 日
硬鞋與芭蕾的糾葛《點子鞋 2018》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2 月 12 日
鬼影幢幢的日常生活《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8 年 02 月 06 日
我們只是嘲笑成龍的鼻子《百善笑為先─魔梯肢體喜劇夜總會》 投稿評論 郭庭莊 2018 年 02 月 05 日
芳華盛放之後《王熙鳳大鬧寧國府》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8 年 02 月 05 日
黎煥雄的時間劇場《時光電影院》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2 月 05 日
如何打開一個帳篷?《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投稿評論 尤俊弘 2018 年 02 月 03 日
帳篷的內部性《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2 月 01 日
當時 VS. 曾經的《我(們)》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8 年 01 月 31 日
音樂之路的甘與苦《弦樂「試」重奏》 投稿評論 李佳麒 2018 年 01 月 31 日
文化建構之中,音樂展演的桎轄之桎《2018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宣誓場(下)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1 月 31 日
大團誕生之際,獨立音樂的後起之秀《2018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宣誓場(上)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1 月 26 日
直搗技巧難度的核心地帶《諏訪內晶子與NSO》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1 月 25 日
歌罷曲盡,讓熊貓們成為傳奇吧── 上海崑劇團創團四十週年《臨川四夢》之「大師折子專場」與《牡丹亭》(下) 多焦舞台 林立雄 2018 年 01 月 25 日
為甚麼世界變作一匹陣痛的獸《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當週評論 鍾喬 2018 年 01 月 25 日
跨越在戲劇與電影間的《時光電影院》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8 年 01 月 24 日
密室為餌,回歸敘事《莊子兵法》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8 年 01 月 24 日
歌罷曲盡,讓熊貓們成為傳奇吧── 上海崑劇團創團四十週年《臨川四夢》之「大師折子專場」與《牡丹亭》(上) 多焦舞台 林立雄 2018 年 01 月 23 日
暫離日常的集體歡娛《暴動時刻》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8 年 01 月 23 日
充滿跳舞性的歌劇《卡門》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1 月 22 日
至樂無樂《莊子兵法》 投稿評論 蔡佩倫 2018 年 01 月 22 日
熱誠、專業實現的歌劇之夢《卡門》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8 年 01 月 22 日
香港時刻・耳在天堂《香港當代師大聯演》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1 月 22 日
冒犯觀眾的空間意識《阿依施拉》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8 年 01 月 22 日
孩子的偶像文化《巧虎的極光之旅》 投稿評論 陳怡甄 2018 年 01 月 19 日
不可能的自我述說,未完成的作品《禁止使用2.0》 投稿評論 陳建成 2018 年 01 月 18 日
小酌、微醺、狂飲——《久酒之香》兼談《無,或以沉醉為名》與《嗨歌三百首》 多焦舞台 2018 年 01 月 16 日
弓絃間的幽微清澈《聖城之聲——耶路撒冷四重奏》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8 年 01 月 16 日
聽覺擾動,幽魂意識《死亡就在外面》 投稿評論 陳建成 2018 年 01 月 15 日
復興古調《來自上海-古調不句號》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8 年 01 月 15 日
樂曲與神祇的對應《祈福》 投稿評論 吳沛諭 2018 年 01 月 12 日
沒有人真正進入內部空間《321小戲節》 投稿評論 羅倩 2018 年 01 月 11 日
國樂與民間信仰的交融《祈福》 投稿評論 呂亭蓁 2018 年 01 月 11 日
偽檔案與真解離《禁止使用2.0》 投稿評論 黃資婷 2018 年 01 月 10 日
美麗而坐立難安的成年禮注視《美麗2017》 投稿評論 廖修慧 2018 年 01 月 10 日
「胡撇仔」的混搭風喜劇《膨風美人》 投稿評論 楊閩威 2018 年 01 月 09 日
不只是故事,也是生活《藝陣傳奇》 投稿評論 郭玲君 2018 年 01 月 09 日
空間故事學:在空間裡說故事?說空間裡的故事? (下)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8 年 01 月 08 日
宗教與音樂的對話《祈福》 投稿評論 王楷涵 2018 年 01 月 08 日
在愛裡殊途同歸的人鬼狐《聊齋》 投稿評論 蘇嘉駿 2018 年 01 月 08 日
純粹舞蹈的美好《風起》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8 年 01 月 08 日
空間故事學:在空間裡說故事?說空間裡的故事? (上)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8 年 01 月 05 日
為言說獻身《打南無__漫遊者》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8 年 01 月 05 日
大紅燈籠高高掛《藝陣傳奇》 投稿評論 林佳靜 2018 年 01 月 05 日
從實驗到試煉《關公在劇場》 投稿評論 祝芸琪 2018 年 01 月 05 日
物競天擇的形體枷鎖《深淵Abyss》 投稿評論 董彥伶 2018 年 01 月 04 日
動漫世界的暢快與斷裂《百舌—俠盜崛起》 投稿評論 羅瑄 2018 年 01 月 03 日
不歡樂的賀歲戲劇演出《阿依施拉》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8 年 01 月 03 日
在「見山不是山」的路上《LAB參號-不知為何物》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8 年 01 月 03 日
歌劇成型前的暖身《返鄉者——阿里山的吶喊》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8 年 01 月 03 日
萬花世界、碎片顯影《迷走空間:萬花筒》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8 年 01 月 03 日
溫柔且壯麗的家《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廖欣儀 2018 年 01 月 02 日
跨越文化邊界,起舞人性輪迴《羅生門》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8 年 01 月 02 日
動物轉化的昇華《LAB參號 — 不知為何物》 投稿評論 許瑋婷 2018 年 01 月 0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