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褶子劇團 提供)愛的波麗路(明華園戲劇總團 提供)無色花(廖末喜舞蹈劇場 提供)夢外之境(國家兩廳院 提供)無用的聖餐杯(南島十八劇場 提供)織布|男人X女人(Tai身體劇場 提供)關於生之重力的間奏曲(陳藝堂 攝,牯嶺街小劇場 提供)遺忘的故事—紀錄劇場工作坊(臺北藝術節 提供)

當週評論 /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褶子劇團 提供)
2017-01-16
戲劇

多面的視角,走向教條的結局《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就文本而言,幾乎可以說是一齣站在「廢死」立場下後設完成的作品。一切的安排、語言似乎都太過合理、太過理性。就算挖掘出感傷,那也僅只能夠做為一曲低迴不去的「後設」悲歌,而激不起更多的真實情緒與討論。(林立雄)

愛的波麗路(明華園戲劇總團 提供)
2017-01-11
戲曲

在哪裡?在哪裡?《愛的波麗路》

表演體系/模式的化用與產生,是《愛的波麗路》的挑戰卻截然未盡。此作大量運用戲曲演員,並以「明華園」作為招牌,遂可見戲曲身段與程式在劇中的挪用與轉化,但整體看來卻是鬆散且零碎的。(吳岳霖)

無用的聖餐杯(南島十八劇場 提供)
2017-01-05
舞蹈

意識流的反叛與孤寂《無用的聖餐杯》

透過對身體控制的挑釁,如:利用酒精麻痺自身的感官:視力模糊、用冰塊使身體失溫失衡等等。這一切荒謬至極的情狀,再次藉由觀眾無力改變也無法提供援助之下,所有觀者如同街上冷漠的旁觀者,再次又推開了急需求助的弱者。(石志如)

本月注視 /

講座現場,與談人:白斐嵐、葉名樺、鄒欣寧。(左起)
2016-12-22
舞蹈

講座紀錄:看見聲音,聽見舞蹈:舞蹈的人聲音景 ——從《寂靜敲門》、《混沌身響》談起

舞者的「動」一定也伴隨著聲音,或許是衣服摩擦的聲音、或者是腳步拖過地板的聲音、也或者是轉身激起的風的聲音。在《寂靜敲門》中,放大了我們平常不會聽到的聲音,舞蹈跟聲音的關係是有點像這樣子的狀態,我們聽到舞蹈本身的聲音,是動作帶出來的聲音,也包括其他加進來的聲音。(評論台編輯)

講座現場
2016-12-05
戲劇

講座紀錄:記憶的城市,移動的地誌——從《日常練習:消失的動作》談起

有別於過去的環境劇場,再拒的作品把城市當成一個巨大的觀眾席,而不是舞台。他們在構想劇場作品時,是在看我們可以用多少種不同的觀看角度,去切入這個城市,而不是去想要在這個城市的哪裡,發生表演。並不是用演員的表演,去佔據某些街區,或是某個空間,而是想著怎麼利用改變觀看的方式,去重新找到觀看城市的角度。(評論台編輯)

多焦舞台 /

投稿評論 /

欲海波瀾(清華閣周祐名掌中劇團 提供)
2017-01-14
戲曲

「劇場化」的金光戲《欲海波瀾》

作為一齣金光戲,《欲》的木偶造型、舞臺技術、聲光特效均展現出相當的水準和創意。製作團隊將金光戲在風格和形制上的特殊表現與劇本題材、故事內容充分整合,讓現代觀衆對金光戲的舞臺表現能力刮目相看。(熊蘭祺)

即將上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