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張震洲 攝)安琪拉・基兒蓋爾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Knock! Knock! 誰來敲門(影響・新劇場 提供)夜鶯(無獨有偶工作室 提供)叛徒馬密的可能回憶錄(張震洲 攝)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

當週評論 /

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
2017-04-24
舞蹈

世界,自我,身體《悲・慾》

舞者身體成了服裝,成了語言,成了人類自我的載具,成了世界狀態的縮影,成了哲思辯證的場域,從秩序到失序,從死寂到重生,從文明到自然,脫離了日神阿波羅宰制,回到了酒神戴奧尼瑟斯的感召。(吳政翰)

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
2017-04-24
舞蹈

禁錮性靈原慾的肉身《悲・慾》

這段強而有力又帶著狂傲性暗示的肢體符碼動作,瞬間將人類原始慾望揭開在大眾面前,它們不僅突破累積了將近五十分鐘的規律步伐所帶來的厭煩僵局,更從發自性靈內在的原始衝動,顛覆解放那令人無法喘息的社會殖民!(石志如)

Knock! Knock! 誰來敲門(影響・新劇場 提供)
2017-04-22
戲劇

拼出新鮮老故事《Knock! Knock! 誰來敲門》

跳接式的結構也是多數小孩們敘事的模式。對兒童觀眾來說,這些情境更像是隨時有驚喜的拼圖遊戲。就像當愛麗絲因喝水而變小,或是愛麗絲吃了餅後變得巨大時,兒童成了真正與演員對話的媒介,成人觀眾則是像較需要被輔導的對象。(戴君安)

本月注視 /

講座現場
2017-02-24
舞蹈

講座紀錄:鄉愁的身體與台灣記憶書寫─從《十三聲》談起

記憶,如何呈現在這些舞者身上,勾起他們的身體經驗?記憶的傳承,可以是個人也不完全是個人,它可以被浸到舞者裡面,舞者會有他自己的生命經驗,他會根據這個歷史再長出來自己東西,然後那個東西不像是歷史的靜態書寫,他是一個有活力的,不斷產生不斷變化的過程。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評論台編輯)

多焦舞台 /

投稿評論 /

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

表象與本質《悲‧慾》

愈是瘋狂歡愉的高潮,換來的是更巨大的落寞;曲終人散,正如一切人事時地物註定的悲劇結局。身而為人,如此苦澀滋味似乎永遠無解。(車炎江)

即將上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