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8-14
戲劇

現實原是這許多平行線《平行世界越來越擠》

物件功能性的轉換,物件也串連了不同的平行世界,例如不只一個人喝到五十嵐,例如那個骯髒的衣櫥⋯⋯等。每個演員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也都成為不同的人,僅管大多時候演員穿著一樣的衣服,儘管還不至於到人成為物件的思考,但這樣的輪轉確實是有趣味的。(劉純良)

通往幸福的道路《離婚事務所》

運用阿卡貝拉形式作為背景音樂是新鮮又有趣的,但是搭配戲劇時,演員也必須要唱,因為都是人聲發出,節拍的穩定度要非常注意。劇中,女子和先生吵架一段對話,可能是為了要呈現生氣的情緒,對話的節拍與音感跟背景音樂沒有對準。(陳姵霖)

2018-08-10
舞蹈

迷宮的方向《直線迷宮》

創作者運用肢體與戲劇角色兩種劇場元素架構出舞作的劇情與發展,舞者大多兼任某種角色。這樣的策略是常見與既成的手法,雖不新穎卻是穩妥的選擇。但因舞者的肉體力道不夠,造成角色承載故事的無力,產生裂縫。(杜秀娟)

2018-08-09
戲劇

白蘭琪不是性別,白蘭琪是一種心境《令人討厭的白蘭琪的一生》

多重性的展開,可能是《厭》建立起白蘭琪充滿表演性、貪心、且渴望被看見的當代形象後,最難以捕捉、卻也一度成功描繪出的事物。如果不依循原作的設計與結局,表演性、暴露、偽裝,這些事在當代何去何從?(張敦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