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1-16
音樂

弓絃間的幽微清澈《聖城之聲——耶路撒冷四重奏》

除了演奏家本身的因素外,場地的選擇絕對是關鍵性的一環。國家音樂廳雖為國內首屈一指的演出場地,但對於室內樂的聲響並不友善。偌大的場地,如果票房未達到一定的數量,場面不免冷清且與台上的音樂家產生疏離感,很顯然這個場地對這場音樂會「不合身」。(劉馬利)

2018-01-03
音樂

歌劇成型前的暖身《返鄉者——阿里山的吶喊》

當音樂家們像一般音樂會一樣進出場時,相當程度地打斷了音樂要表現的「詩劇」氣氛,當然也無法讓原本就已經不太清楚的劇情連貫起來。這場音樂會到底是只要展現音樂的部份,還是要連音樂詩劇的劇情內容與氣氛一併展現,主辦單位應該要再考慮清楚。(陳惠湄)

2017-12-30
音樂

一個奇特的聲響世界《即興集樂聚 II 日本實驗音樂家內橋和久》

音樂會的重頭戲當然是內橋和久演奏的實驗樂器Daxophone,但一同演出的幾位臺灣音樂家們也展現了不容小覷的演奏實力;或者二重奏,或者三重奏,或者與內橋和久一起,以電吉他、電子聲響細膩入微地配合、伴奏,或以鋼琴、電吉他、電子聲響等與Daxophone或電吉他對話;彷彿真正的對話一般,非常精采。(陳惠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