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10-16
觀點專欄

劇場,以文化行動現身

「返身」的召喚,讓我提出身體行動的語境;這樣的發問,引領著劇場行動前往「誰是犧牲者?為何成為犧牲體系下的一環?」的現場。並且,開始轉化「劇場與現實的關係」為「現實如何『變身』為劇場的關係」。(鍾喬)

2018-09-03
觀點專欄

劇場,革命與對話–探查「被壓迫者劇場」

「對話」,並不是要到劇場來聆聽革命教誨,接受專業知識的精英啟蒙,而後模仿他們豪華的劇院裡表演的身體。這是「代言」,或稱被代言的模仿。「對話」便是回到對等的視線上,讓知識分子、表演專業者與民眾,共同創造一個得以對這世界的改造命名的「場域」。(鍾喬)

在時光灰燼中流轉《見城》

對於歌仔戲戲迷來說,此戲的超強賣點,毫無疑問是絕無僅有的「夢幻卡司」。就歌仔戲特有的「坤生文化」而言,主要指的當然是一向互別苗頭,王不見王的超級小生們。這次竟然能夠「一次看到這麼多個!」怎不教粉絲們失去控制 !?(林鶴宜)

當「古老」與「前衛」碰撞, 撞出了些甚麼?

潘德列茨基的《完全大提琴》可說是今晚最容易聽出結合「古代」與「前衛」的作品。古典的拉弓技法相對於撥弦敲弓、浪漫的和聲半音相對於拍打聲響……等,在在都提示了古典與前衛的衝突、並存與相容。(張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