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林鶴宜

為了慶祝建國百年,各界陸續推出頗為令人眼花瞭亂的慶祝活動,其中,少不了歌仔戲演出。包括內、外台大小規模不等的演出有十數部之多。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黃香蓮歌仔戲團」的《江南第一才子》。

相較於一般劇團的行禮如儀,離開舞台十年的黃香蓮,格外珍視這個「偶然發生」的機緣。除了積極運用媒體宣傳,連台北市歌仔戲匯演的開幕式也不放過,不僅親臨現場發送海報,還以歌仔戲唱唸向觀眾介紹她的演出,誠意十足,得到台下觀眾熱烈的回應。(當時票房其實早已銷售一空)

《唐伯虎點秋香》是戲曲版的「麻雀變鳳凰」,各地民間戲曲幾乎都有這個劇目。這是一齣「捧小生」的戲,劇中所有的場景設計和人物安排,莫不是為了讓小生表現其俊帥、風流和才學。因而我先入為主的認為,演這齣戲的小生都有「討便宜」的嫌疑,根據過去的經驗,我更擔心歌仔戲過於開放的詮釋,會把江南才子演成色胚加無賴。

沒想到黃香蓮慎重其事的找來文學編劇楊杏枝加以改編,中規中矩,打造成文學歌仔戲的陣容。楊杏枝首先為唐伯虎的風流,強化了「寧王野心篡天下」的政治背景,唐伯虎「溫柔鄉中將身寄」,完全是遵從「枝山獻計」,乃是為了「保性命」。其實唐伯虎受寧王之聘,又裝瘋避禍,是明正德九年(1514), 也就是唐伯虎四十四歲那年的事。編劇為了替唐伯虎的風流開脫,以「避禍」來為其消毒,只是這個理由用得太重,正好透露了在她眼中,「才子不才」(唱詞)的行徑是多麼的「需要解釋」。

編劇第二個改動,是增加了華瑛這位出身高貴的官家小姐。唐伯虎本欲帶秋香私奔,被小姐撞見攔阻。在得知小姐的心意之後,大讚小姐「國色天香」,又大嘆「莫非前世有註定,天賜良緣結親晟」,立刻向小姐求婚。故事最後,祝枝山用計迫使華府將小姐和秋香都嫁給唐伯虎,秋香以婢女身分「陪嫁」,還對小姐的「寬容大量」連聲稱謝。

這也許是為了豐富舞台的表演,增加戲劇性,但我一度感到迷惑,我到底在看哪齣戲?門當戶對,尊卑有序,雙星伴月──這麼「正統」的價值觀,在我的「唐伯虎故事記憶」中是何等陌生;而在一般的戲曲劇目中,卻又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一切都只因為太認真,黃香蓮太認真,編劇楊杏枝也太認真。這齣戲意外的提醒我,那個我們所熟知的〈唐伯虎點秋香〉,唐伯虎容或帶有混混或無賴的色彩,但他風流得理直氣壯,不假修飾,是多麼真誠;他垂青婢女秋香,非卿不娶的執著,又是多麼的可愛和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