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7-05-03
舞蹈

共謀一場無事生非的把戲《兩個錯誤間的時光》

發生在這段時間的任何行動,沒有現實或幻覺之分,都發生在當下。強調此時、此地的展演框架,不僅包容力更強、詮釋更開放,場域中各環節、各元素都顯得更平等,沒有從屬、沒有位階、沒有對錯,如此劇場構作方法呼應了此戲烏托邦式的結尾。(吳政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