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8-10
舞蹈

迷宮的方向《直線迷宮》

創作者運用肢體與戲劇角色兩種劇場元素架構出舞作的劇情與發展,舞者大多兼任某種角色。這樣的策略是常見與既成的手法,雖不新穎卻是穩妥的選擇。但因舞者的肉體力道不夠,造成角色承載故事的無力,產生裂縫。(杜秀娟)

2018-06-25
舞蹈

句點劃在何方?2018新點子舞展《微舞作—林素蓮、劉彥成、劉冠詳》

三支作品對我而言都是完成度很高的作品,但這個完成止於編舞者意志的完成,其中欠缺了拋向觀眾時可能的意向(不代表他們都沒有,而只是目前這意向仍不直白)。(劉純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