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引導著男孩,以雙手幻化出了一個馬戲團帳篷,男孩嘗試後失敗,失敗後再嘗試。整個過程中,男孩的舉手投足是透過現場操偶來傳達,於是此刻同時結合了科技彩繪和操偶技巧,表演之中蘊含表演,非常多元且多層。(吳政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