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6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有嘴無耳的現代社會《頭路》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6 年 12 月 31 日
缺漏與痙攣《038》 投稿評論 盧宏文 2016 年 12 月 31 日
情色的生產《Keep Going》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12 月 30 日
被壓迫的生命記憶《千圈之旅》 投稿評論 林裕紘 2016 年 12 月 30 日
重喚忠魂傷心處,滿腔熱血為誰拋《碧血忠魂楊家將》 投稿評論 王妍方 2016 年 12 月 30 日
關於紀錄劇場Ⅱ:劇場實作《遺忘的故事—紀錄劇場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12 月 30 日
美好的夜晚《俄羅斯之夜》 投稿評論 陳姵霖 2016 年 12 月 29 日
跨越傳統當代的經典傳奇《慾望城國》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6 年 12 月 29 日
草間的紅與白《千圈之旅》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6 年 12 月 28 日
竹聲陣陣漣漪《遙遠的記憶》 投稿評論 2016 年 12 月 28 日
執著與任性、輝煌與惆悵《慾望城國》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12 月 28 日
大風吹甚麼?大風如何吹?《大風吹》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12 月 27 日
勞動下的身影符號《907公里數》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12 月 27 日
觀眾應當在何方?《織布|男人X女人》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2 月 26 日
報告劇、《機器》與《詮釋學》 多焦舞台 郭亮廷、周伶芝 2016 年 12 月 26 日
自然的描述《遙遠的記憶》 投稿評論 王瀚億 2016 年 12 月 26 日
快與慢的遊樂對決《速度》 投稿評論 施聿珞 2016 年 12 月 26 日
多媒體影像在或不在?這是一個問題《少年西拉雅》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12 月 26 日
青年演員令人熱血沸騰《碧血忠魂楊家將》 投稿評論 陳歆翰 2016 年 12 月 24 日
通過與進入──表演者與觀眾《彩虹的盡頭》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12 月 23 日
我不恨此瓦,此瓦不自由《焦土》 投稿評論 鄭開譯 2016 年 12 月 23 日
燃燒殆盡的人格《焦土》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6 年 12 月 23 日
創造真實的魔術寓言《Animator》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2 月 23 日
映照時代的家族悲歌《廁所裡的鬼》 投稿評論 黃明德 2016 年 12 月 23 日
講座紀錄:看見聲音,聽見舞蹈:舞蹈的人聲音景 ——從《寂靜敲門》、《混沌身響》談起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6 年 12 月 22 日
東方語彙下的奧賽羅《噬心者》 投稿評論 朱挈儂 2016 年 12 月 22 日
無所歸屬的存在《廁所裡的鬼》 投稿評論 史惟筑 2016 年 12 月 22 日
找到藝術存在的理由《小醫神救地球》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12 月 21 日
原住民族的漂泊人生《038》 投稿評論 2016 年 12 月 21 日
舞出心中的敦煌《月牙泉》 投稿評論 邱華廷 2016 年 12 月 21 日
怡然自得的入戲《錢要搬家啦》 投稿評論 李美芳 2016 年 12 月 20 日
身體的純粹《4》&《8》 投稿評論 陳諭瑋 2016 年 12 月 20 日
混搭創意市集與流動夜市的民間文藝風味《321小戲節》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12 月 19 日
概念性舞蹈的演繹《鬼臉和炸彈之演繹——娃雷斯卡,記一段旅程,或是:誰怕詭態感?》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2 月 19 日
悲傷的底部及其感性形式《038》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12 月 19 日
一以貫之疏離《廁所裡的鬼》 投稿評論 徐敏思 2016 年 12 月 19 日
自由或不自由,這是個好問題! 《黑裸Harold》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6 年 12 月 19 日
幽冷的聲音情境《月魄》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12 月 17 日
數字的總和《4》&《8》 投稿評論 盧子涵 2016 年 12 月 17 日
小品的冒險,別再流於夢想的抒情《有問題嗎,愛麗絲?》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2 月 16 日
以人聲建築幻象,以傳統構築當代《大殉情》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2 月 16 日
徵選作為演出的激盪《流.體》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12 月 16 日
顛覆或順從的對抗《2016新人新視野》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2 月 16 日
無形的連結《4》、《8》 投稿評論 賴郁旻 2016 年 12 月 16 日
音樂如何創造當代《湯谷龍陽》 投稿評論 盧秀枝 2016 年 12 月 16 日
歌舞滿載,皆大歡喜《第十二夜》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2 月 15 日
話語失落與家庭崩解《暴雨將至》 投稿評論 莊淑婉 2016 年 12 月 15 日
動盪大時代,小人物悲歌《鞍馬天狗》 投稿評論 王妍方 2016 年 12 月 15 日
歡迎來到堅毅而溫柔的「嘉」《溫叨》 投稿評論 邱子庭 2016 年 12 月 14 日
文學如何舞蹈劇場化?《少女黃鳳姿》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12 月 13 日
病者如鏡像,世界被反照《暴雨將至》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2 月 13 日
無法突圍的女性困境《半副鑾駕》 投稿評論 林勝韋 2016 年 12 月 13 日
從原初到昇華《痕》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12 月 13 日
風暴未來,只是欲言又止的停滯《暴雨將至》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2 月 12 日
讓語言成為音樂的骨架而非類別《我是這樣看世界:溫柔女聲米莎》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2 月 12 日
一個人的捉迷藏《你看看我》 投稿評論 謝瑋秦 2016 年 12 月 12 日
獨一而悵然的新人新作《2016新人新視野》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2 月 12 日
不如讓我們重新來過《湯谷龍陽》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12 月 12 日
平易感知的愛《男歡女愛》 投稿評論 廖育淨 2016 年 12 月 12 日
身體外的歌與海洋 《038》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12 月 08 日
底線在觀眾的經驗《湯谷龍陽》 投稿評論 羅品喆 2016 年 12 月 08 日
精巧編撰莎士比亞們《321小戲節》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6 年 12 月 08 日
時髦的古早味《少女黃鳳姿》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12 月 07 日
人,為記憶、為在地的載體《劇場裡的傳統與創新》藝術夥伴圓桌座談 多焦舞台 陳元棠 2016 年 12 月 07 日
語言與感官的景觀之後《沙士·B·亞》、 《 悲劇的靜止》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2 月 07 日
滲漏的家,愛的考驗《暴雨將至》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6 年 12 月 06 日
徒步巷弄間看戲《超親密小戲節》 投稿評論 常人鳳 2016 年 12 月 05 日
莫比烏斯環結構下的永恆《鞍馬天狗》 投稿評論 官容任 2016 年 12 月 05 日
共謀的流動與搖擺《悲劇的靜止》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2 月 05 日
義乳的照耀之下─談《亂迷》的改編語言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12 月 05 日
講座紀錄:記憶的城市,移動的地誌——從《日常練習:消失的動作》談起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6 年 12 月 05 日
去熟悉化的眾我《撕裂》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2 月 05 日
英雄的權力困境《浪子燕青》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6 年 12 月 03 日
以詩入樂,聽見石青如《那些天,蔣渭水在牢裡》、《土地的歌-石青如與向陽的對話》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6 年 12 月 03 日
眾裡尋「牠」千百度《夜鶯》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6 年 12 月 02 日
認同與追尋《Pulima藝術獎新秀》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12 月 02 日
觀看與競賽《你看看我》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12 月 02 日
誰的名字?誰的故事?《蓬萊》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12 月 02 日
崩解與再生的悲喜劇《犀牛》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2 月 02 日
找身體VII :2016台北雙年展幾件作品的啟發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6 年 12 月 01 日
被創造的記憶─神的賦權與人的再創《利維坦2.0》 當週評論 張吉米 2016 年 12 月 01 日
難解的情字習題《湯谷龍陽》 投稿評論 陳芳文 2016 年 12 月 01 日
過於擁擠的親密《男歡女愛》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12 月 01 日
儀式式的輪迴《人民公敵・現在進行式》 投稿評論 莊淑婉 2016 年 12 月 01 日
不想被遺忘的時光物件《吉光片羽─聽房子在說話》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6 年 11 月 30 日
青春洋溢的古典《德式經典》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6 年 11 月 30 日
疏離社會的殺手《殺蟲記》 投稿評論 蔡珮玲 2016 年 11 月 30 日
城市裡,聽見一棵樹的寧靜《一欉樹仔》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11 月 29 日
想像的可能與創作的本質《利維坦2.0》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1 月 29 日
華麗天狗,寶塜歌仔《鞍馬天狗》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11 月 29 日
無形之網《離陸》 投稿評論 盧宏文 2016 年 11 月 29 日
看見自己《迷路,是找到自己最好的方法》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11 月 29 日
集體意識的危機《犀牛》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1 月 29 日
建立自己的國際/人際網絡《探索歐洲舞蹈市場》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11 月 28 日
在混搭拼貼之後,胡撇仔的下一步?《鞍馬天狗》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1 月 28 日
遞補歷史的行列《人間男女-幌馬車變奏曲》 投稿評論 范綱塏 2016 年 11 月 28 日
狂亂的命運吹往劇場哪個方向《伊底帕斯王》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11 月 28 日
從日記到擬制——谷崎潤一郎官能合聲《 卍》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11 月 25 日
環境裡的原力《Pulima藝術獎新秀》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11 月 25 日
復古形式成了制約《伊底帕斯王》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1 月 25 日
顧問的技術《動態的夥伴關係—舞蹈構成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11 月 25 日
從《王金匙看家戲——賴布衣傳奇》看彩樓的舞臺效果 投稿評論 熊蘭祺 2016 年 11 月 24 日
名妓何以傳奇《柳如是傳奇》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6 年 11 月 24 日
反規訓與反劇場《2016新人新視野》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1 月 24 日
不完美的團圓喜劇《美人‧魚》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1 月 23 日
神族的語言,文本的考驗《蓬萊》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1 月 22 日
虛空中見佛教思想《夜鶯》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11 月 22 日
戀財、敗物、集體無意識《谷德,搖搖搖》 投稿評論 徐亦德 2016 年 11 月 22 日
化作獨俠的死離江湖《人間男女——幌馬車變奏曲》 投稿評論 曾福全 2016 年 11 月 22 日
在交換中尋找聯結《交換手札・杜斯妥也夫斯基計畫》 投稿評論 戴宇恆 2016 年 11 月 21 日
深宮裡的鷹與弓《孝莊與多爾袞》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11 月 21 日
「不得不」的歷史情境與壓抑《孝莊與多爾袞》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1 月 21 日
戶外作為日常空間《七》 投稿評論 謝瑋秦 2016 年 11 月 21 日
平滑寫實的語言反身性《颱風走在預報前》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1 月 21 日
親子舞蹈的靈光《不聽話孩子的故事》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11 月 18 日
搖滾世代的可能《穿越時空大冒險》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11 月 16 日
善意謊言的謬思《快樂嗎?諾拉》 投稿評論 林欣怡 2016 年 11 月 16 日
中國式的後現代抽象舞蹈《4》、《8》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1 月 16 日
吼叫出內心的黑《文身PANGO》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11 月 14 日
傾聽巨人囈語《英雄崛起》 投稿評論 莊聖玄 2016 年 11 月 14 日
腦海無邊,家屋有形《海馬與象》+《姊妹》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1 月 14 日
台灣人的身體,如何「亞洲」?《二十世紀舞蹈史,在亞洲》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1 月 14 日
藏在細節的魔鬼《時光裁縫機》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6 年 11 月 10 日
布袋戲承載了台語文化《羅庭良救駕》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6 年 11 月 09 日
身體作為檔案《二十世紀舞蹈史,在亞洲》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1 月 09 日
拼盤大雜燴《巫頂站在屋簷上》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11 月 09 日
講座紀錄:跨越與同體──從《服妖之鑑》談起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6 年 11 月 09 日
盼不到神祇的悵然《水圍花城》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11 月 08 日
觀、感、人《機器人歌劇》 投稿評論 王威智 2016 年 11 月 08 日
與存在主義共舞《詭 跡Dripping》 投稿評論 沈佳燕 2016 年 11 月 08 日
意象,在地的距離感《迷宮魔獸》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1 月 07 日
與文本一同忠誠《隨黃公望遊富春山》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11 月 07 日
在「異化」中聽見新的視野《MO登BA洛克》 多焦舞台 沈雕龍 2016 年 11 月 07 日
當笑成了過於溫和的武器《蜜莉安的詭計》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1 月 04 日
游離在真實與虛構間《謊畫/ Liars》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6 年 11 月 04 日
值得期待的嘗試《迷宮魔獸》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11 月 04 日
無聲舞動的愛與美《愛上白雪公主的小矮人》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11 月 03 日
歷史給了我們怎樣的一個客家詩人黃遵憲?《我是東西南北香蕉人》 投稿評論 林勝韋 2016 年 11 月 03 日
現代人失根的心靈《離陸》 投稿評論 于念平 2016 年 11 月 03 日
烏雲之下的波波笑浪 《男人幫 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1 月 02 日
無哪尋个歷史《客家等路》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6 年 11 月 02 日
擁抱生命的自我搏鬥《洞》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6 年 11 月 01 日
歷史與在場的交響《酒神的女信徒》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1 月 01 日
夢想、現實與資源回收《白目》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11 月 01 日
當下的身體,還是腦高潮?《2016超親密小戲節》如何以小做大 多焦舞台 劉純良 2016 年 11 月 01 日
監控中,真實與再現的辯證《火炬下的囚犯》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1 月 01 日
捨得的藝術《蔚然》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6 年 11 月 01 日
精神病院的政治隱喻《你好,瘋子!》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1 月 01 日
青年「試煉場」,抑或「商業展場」?《青年戲曲節—行當》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0 月 31 日
身體之為個人歷史的外顯,擴張《妳怎麼樣了?》《糾纏》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0 月 31 日
重層與疊合的歷史敘事《山居》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0 月 31 日
一場有海洋關懷的傳說故事《白鯨記》 投稿評論 楊麗卿 2016 年 10 月 31 日
真情的寫實《看海的日子》 投稿評論 廖盈智 2016 年 10 月 31 日
愛欲不止,輪迴無盡《美人蛇》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10 月 31 日
性與大海的浪漫《漂亮漂亮》 投稿評論 胡哲豪 2016 年 10 月 28 日
新世代之經典重現《酒神的女信徒》 投稿評論 謝昱萱 2016 年 10 月 28 日
講座紀錄:市場理性不理性?創作消費不消費?─從全民大劇團作品談起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6 年 10 月 28 日
找身體VI:不渡海,我們生於海 《漂亮漂亮》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6 年 10 月 26 日
幻境中的現實《美術館失竊記》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6 年 10 月 25 日
深入舊巷弄的日常狂想《2016超親密小戲節:大橋頭區》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0 月 25 日
彩虹的盡頭《漂亮漂亮》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10 月 24 日
翻轉日常,看見彩虹《漂亮漂亮》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0 月 24 日
幻想下的寓言音樂盒《白鯨記》 投稿評論 李承曄 2016 年 10 月 22 日
缺席是為了存在 《減法的美學 On Aesthetics of Absence》藝術家座談 多焦舞台 陳元棠 2016 年 10 月 21 日
殘敗的風景《戰火浮生》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0 月 21 日
你就是水,水就是你《那些記得的—城市訊息》 投稿評論 錢苾先 2016 年 10 月 21 日
苦水生牡丹《吟唱東方最美詠嘆調》 投稿評論 彭子芸 2016 年 10 月 21 日
面對這場農業戰爭,你我在何方?《歐洲聯結》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0 月 21 日
假如世界是一本寫好的劇本《歐洲聯結》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10 月 21 日
三八三八,潛進深海《漂亮漂亮》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0 月 20 日
純淨之聲於混濁之境《吟唱東方最美詠嘆調》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10 月 19 日
盛怒聲響,不停歇的景觀《進擊的狂想》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0 月 19 日
自在的漂亮《漂亮漂亮》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10 月 19 日
前衛身體的古典構作《中性》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10 月 17 日
創新傳統參透人性《半羽》 投稿評論 黃子建 2016 年 10 月 16 日
在劇場播種,是誰的思辨場域?《土地計劃-首部曲》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0 月 14 日
身體的追問,觀看的邊緣《魔時尚La Mode》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10 月 13 日
關於紀錄劇場Ⅰ:虛實辯證《遺忘的故事—紀錄劇場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10 月 12 日
將身體作為「叛逆」、「翻轉」的武器《中性》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10 月 12 日
巨大意志下的柔軟《魔時尚La Mode》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0 月 11 日
純真遊戲的空間探索《那些記得的—城市訊息》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0 月 11 日
投入與疏離的平衡《共同境地》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6 年 10 月 11 日
笑聲的哀愁《一瞬之光》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10 月 11 日
欲深反淺的外在《信》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6 年 10 月 07 日
心願成就,歌以詠志《風從何處來》 投稿評論 陳涵茵 2016 年 10 月 07 日
以身體交換形式的共感空間《4×4瞬間建築》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0 月 07 日
超譯的台中(歌)劇院《萊茵黃金》、《魔時尚》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10 月 06 日
從蔡柏璋的獨角戲談科技表演藝術的幾點思考《Solo Date》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10 月 06 日
科技表演的閱讀摩擦《X_Xrooms》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10 月 04 日
小人國的巨人朋友《桑可的暑假》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6 年 10 月 04 日
在「成為物」與「物化」之間《一瞬之光》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10 月 04 日
轉化的神話,人的焦慮《土地計劃首部曲》 投稿評論 楊書愷 2016 年 10 月 04 日
修行者的道與藝《77個擁抱》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10 月 04 日
歌劇院的誕生,人的命運寓言《萊茵黃金》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10 月 04 日
再見以後《Solo Date》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10 月 03 日
歡唱的記憶《阿香的繪葉書》 投稿評論 王威智 2016 年 10 月 03 日
正視彼此的真實《魚貓》 投稿評論 高竹嵐 2016 年 10 月 03 日
街角咖啡店受困的靈魂《好久不見》 投稿評論 談達文 2016 年 10 月 01 日
T T不和諧開講2016・第一講——市場理性不理性?創作消費不消費? 本月注視 2016 年 09 月 30 日
令人耳目一新的青少年劇場《在路上On the Road》 投稿評論 蔡依仁 2016 年 09 月 29 日
停止製造他者的記憶重建《共同境地》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9 月 29 日
未解的結《解undo》 投稿評論 黃雅慧 2016 年 09 月 28 日
如此,彼此隔離《在一起》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9 月 28 日
找身體V:在一起前,你我是誰?《在一起》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6 年 09 月 28 日
原住民身體的追求《在一起》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6 年 09 月 28 日
差異的並置《在一起》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9 月 28 日
衝撞客家本色的未來寓言《雲係麼个色?》 投稿評論 劉亮延 2016 年 09 月 26 日
翻譯他人之痛,參訪自仇之恨的學習講堂《共同境地》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6 年 09 月 26 日
從古典舞訓練長成的當代身體《混沌身響:陳武康 x Porta Chiusa三人(瑞士)》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9 月 26 日
各自表述的共製《在一起》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9 月 26 日
文化差異/養分的各自表述《在一起》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9 月 26 日
模糊的世代與在地性《滬尾礮臺Man∞ Man演出行動》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9 月 23 日
「新編」不「新」: 談新編北管布袋戲的劇情編排《高平關》 投稿評論 熊蘭祺 2016 年 09 月 22 日
外台展演的魅力《阿香的繪葉書》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9 月 22 日
青春參與《停格》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9 月 22 日
少女—時光與社會的雕塑《停格》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9 月 21 日
地方不作為,可惜了一齣好戲《Closer 情迷》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9 月 21 日
真實的故事,虛幻的戲劇《犯人在跳舞》 投稿評論 陳涵茵 2016 年 09 月 20 日
層次分明的華格納美學《愛的超脫與永恆—華格納崔斯坦與伊索德》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09 月 20 日
旅途的真實與幻想《四情旅店》 投稿評論 莊淑婉 2016 年 09 月 19 日
自由與困境之間《龍之憂鬱》 投稿評論 富于庭 2016 年 09 月 19 日
穿越香蕉民主國《我是東西南北香蕉人》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9 月 19 日
改編麻煩《艾莫瑞.白癡.德蘭達》德蘭達場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9 月 17 日
與環境共存的溫柔《看見看不見的——依地創作》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9 月 16 日
滲透空間的劇場與自然《龍之憂鬱》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9 月 15 日
劇場本質的「仿生」行動 《龍之憂鬱》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9 月 14 日
時間的靜物畫《龍之憂鬱》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9 月 14 日
稚真選擇相信《龍之憂鬱》 投稿評論 吳霽 2016 年 09 月 13 日
一座憂鬱、蒼涼、想像的搖滾樂園《龍之憂鬱》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9 月 13 日
文化平權戲劇《魚貓》 投稿評論 徐芳薇 2016 年 09 月 13 日
台法視野的台灣現象?《In Wei因為》 投稿評論 陳彥諺 2016 年 09 月 12 日
濃縮的青春與空白的當下《停格》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9 月 12 日
消極與猶疑的抵抗性《Mr. R 2.0-烏托邦》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9 月 12 日
失衡的喧嘩《四情旅店》 投稿評論 范博淳 2016 年 09 月 09 日
開展與收束《易》&《馬伯司氏》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9 月 09 日
「遲刻」的拆解與再生《易》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9 月 09 日
離地的時間,Off-ground Time《四情旅店》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9 月 09 日
還原京劇的兩種方式《易》&《馬伯司氏》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9 月 07 日
過程與結果間的模糊地帶《易》& 《馬伯司氏》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9 月 07 日
戲保人,人保戲,魚水相幫《信》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6 年 09 月 06 日
回首成長的任意門 《On The Road》 投稿評論 李承曄 2016 年 09 月 06 日
被敘事邏輯束縛的靈光《史黛邱說》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9 月 06 日
被劇本逼上刀尖《酒變──像我這樣的一個嬲子》 投稿評論 楊儒强 2016 年 09 月 05 日
不快樂的強悍與溫柔《快樂嗎?諾拉》 投稿評論 高若想 2016 年 09 月 05 日
眾聲喧嘩後的單音交錯《四情旅店》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9 月 05 日
後設的儀式‧本位的情感《關公在劇場》、《淨.水》之《踏境.巡福》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9 月 05 日
平行宇宙是否真能有交點?《四情旅店》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9 月 01 日
時代,土地與人民的總體藝術 《淨.水》之《踏境.巡福》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9 月 01 日
寓意超載的都市奇譚《原來我還在》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9 月 01 日
一場浮誇喧鬧的災難《布萊梅樂隊》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9 月 01 日
心靈自由的奮力拚搏《我的50呎豪華生活》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9 月 01 日
五感傷痛的自虐之詩《_,斷了氣》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08 月 31 日
人間、昇仙到民間信仰的關聖帝君《關公在劇場》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8 月 31 日
看不見的天花板《我的50呎豪華生活》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8 月 30 日
尚未觸底的教育問題劇《地下教室》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8 月 30 日
從歷史中呼喚神明《關公在劇場》 投稿評論 梁陳安 2016 年 08 月 29 日
穿越現實形式之迷航《海》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8 月 29 日
影像邏輯的顛覆可能《Second Body》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6 年 08 月 29 日
一場普度「藝術」的混血法會《進劇場菩薩摩訶薩》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8 月 29 日
抑鬱世代的遊牧《我的50呎豪華生活》 投稿評論 范博淳 2016 年 08 月 26 日
家的崩解與渴望《海》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8 月 25 日
本土焦慮的潛抑文本《我的50呎豪華生活》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08 月 25 日
喧嘩熱鬧的家庭僵局《海》 投稿評論 蔡敏秀 2016 年 08 月 25 日
一身功之流離《林沖.野豬林》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6 年 08 月 24 日
出入生死的一往情深《尋夢》 投稿評論 王政強 2016 年 08 月 24 日
過度擴張《犯人在跳舞》 投稿評論 范博淳 2016 年 08 月 23 日
無法構作的日常《男事》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8 月 22 日
雖小又衰小的居住難題《我的50呎豪華生活》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8 月 22 日
杜柳情慾的再譯釋《尋夢》 投稿評論 葉柏增 2016 年 08 月 22 日
藉肢體直指古典情慾《尋夢》 投稿評論 陳芳文 2016 年 08 月 22 日
令人激賞的青少年劇作《飯桌》 投稿評論 張威文 2016 年 08 月 18 日
一場人類與自身的搏鬥《Second Body》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8 月 18 日
詩歌的庇護《詩去》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8 月 17 日
兩種文化,兩種體現《In Wei 因為》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8 月 16 日
六年鈕扣,多種流離:對鈕扣計畫的四個提問《2016鈕扣計畫》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8 月 15 日
一場關於成長的詩意攻防《愛狗日記》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8 月 15 日
身體塗寫的盡頭還是起點?《Second Body》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8 月 15 日
戲曲應該怎樣「當代」?《春草闖堂》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8 月 15 日
英雄的啟蒙與回歸《白鯨記》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8 月 11 日
在多重「視域」中看見玩遊戲與創造《東谷沙飛傳奇》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8 月 11 日
兒童生活日常寫照《爸爸的毛外套》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8 月 11 日
身體作為戰爭機器《西施歸越》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8 月 10 日
戲曲裡的「當代」《西施歸越》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8 月 09 日
活在政治與權力之下的棋子《西施歸越》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8 月 09 日
漂浮著影像的身體《牡丹》 當週評論 黃佩蔚 2016 年 08 月 09 日
溝通的原型《木頭會說話》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8 月 05 日
老派情節與時代標籤的真誠背書《我記得……》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8 月 05 日
P小姐與P先生—劇場的老闆、金主與敵人 多焦舞台 吳牧青 2016 年 08 月 04 日
肉身與影像的性對話《牡丹》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8 月 04 日
爆速而漏接的笑《我是笑星—角逐夢想的小金盃吧》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8 月 04 日
烏雲、暖陽與暴雨輪替《社交天氣》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8 月 02 日
逸出日常的超級寫實方法《翻轉身體體驗工作坊》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6 年 08 月 02 日
道盡時光裡的缺憾 《我記得……》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8 月 01 日
無盡藏,抑或試煉場:中國古典文本的現代劇場案例《西遊演義》、《巨人的腳印》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6 年 08 月 01 日
東方神話的通俗演繹《巨人的腳印》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7 月 28 日
如歌的俄羅斯風情《亞列克斯.古德列榭夫鋼琴獨奏會》 投稿評論 賴志光 2016 年 07 月 27 日
混,亂,愛的悖論《仲夏夜夢》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7 月 26 日
不在旋律之上的半首《小夜曲》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7 月 25 日
舞蹈主體與萬華能量的拉鋸《十三聲》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7 月 25 日
大膽設題 工整執行《2016三十沙龍創作平台》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7 月 25 日
親密的切點《一場關於親密的冒險》 投稿評論 余祐瑋 2016 年 07 月 24 日
接上新枝的玫瑰,何必還得同樣芬芳《女人花》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7 月 22 日
物品封箱,回憶開箱《封箱中 請微笑》 投稿評論 胡予欣 2016 年 07 月 22 日
在異地找尋《家的妄想》 投稿評論 蔡宜靜 2016 年 07 月 22 日
真實的妄想,理想的家《家的妄想》 投稿評論 朱怡文 2016 年 07 月 21 日
在地不在場《家的妄想》 投稿評論 文起明 2016 年 07 月 20 日
跨界劇作結合與重組《京崑戲說長生殿》 投稿評論 李佳騏 2016 年 07 月 20 日
花期未滿,好夢已殘《女人花》 投稿評論 王妍方 2016 年 07 月 19 日
含苞待放的《女人花》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7 月 19 日
不受壓迫的幽默《親愛的,你長太大了》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7 月 19 日
不設限的超越《2016好戲開鑼・掌中風雲會》 本月注視 劉美芳 2016 年 07 月 19 日
生成的舞台《窺》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7 月 19 日
翻轉傳統古典新論《西遊演義》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7 月 18 日
歷史的追尋與重建《見城》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6 年 07 月 18 日
無勞動的反抗《七種靜默:懶惰》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7 月 18 日
做黑的表演《獨身澡堂》、《日夜旅館》 當週評論 印卡 2016 年 07 月 18 日
請別如此善良《七種靜默:懶惰》 投稿評論 陳怡君 2016 年 07 月 15 日
在時光灰燼中流轉《見城》 林鶴宜 2016 年 07 月 15 日
不可信賴的世界《無辜》 投稿評論 莊淑婉 2016 年 07 月 14 日
歷史陳跡裡的眾生/聲喧嘩《見城》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7 月 14 日
誰都是我,錄像與當下的肉體《我的生活沒有我》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7 月 14 日
家就在這(home/here)《家的妄想》 投稿評論 羅倩 2016 年 07 月 14 日
奧泰羅的細膩與激情《奧泰羅》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07 月 13 日
剝削體系的噬血哀荒《七種靜默:懶惰》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7 月 13 日
惰其心性之過度勞動《七種靜默:懶惰》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7 月 13 日
妖者的罪與孽《服妖之鑑》 投稿評論 鐘煒翔 2016 年 07 月 08 日
緣分構築的三世真情《服妖之鑑》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7 月 08 日
在紛擾中守護著《一個兄弟》 投稿評論 莊淑婉 2016 年 07 月 07 日
勇敢突破框架《叩!叩!死神》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7 月 07 日
催動心靈的馬勒四號《天使的詠唱—鋼琴傳道者魯比莫夫》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6 年 07 月 07 日
在夜光中的鹽山訴說《百年孤寂》 投稿評論 陳彥諺 2016 年 07 月 05 日
你們不要說話《服妖之鑑》 投稿評論 范博淳 2016 年 07 月 05 日
聚焦演員的傳統氣味《我妻我母我丈母娘》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7 月 04 日
複愁者聯盟,可苦可樂《一個兄弟》 投稿評論 湯欣曄 2016 年 07 月 04 日
錢也買不到的想像《假戲真做》 投稿評論 陳怡君 2016 年 07 月 04 日
同體:人類與妖物‧服飾與政治《服妖之鑑》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6 年 07 月 04 日
何為家而何不為家《家的妄想》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7 月 01 日
踰越,揉合顫慄的愉悅《如饑似渴》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7 月 01 日
策展漸成熟,待揚鞭出城《策馬進3城》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6 月 30 日
從嘉義再出發《策馬進3城》 投稿評論 余祐瑋 2016 年 06 月 30 日
那般純粹那般美《假戲真作》 投稿評論 劉容君 2016 年 06 月 30 日
回歸劇場的文字魔力《服妖之鑑》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6 月 30 日
當三國故事這樣玩《淘氣逃學記》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6 月 29 日
家的承擔與負載《承襲》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6 月 29 日
反映真實人生《蔓沿》 投稿評論 邱大昕 2016 年 06 月 28 日
服裝說戲,「穿」越侷限《服妖之鑑》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6 月 28 日
自然作為港式情懷的一種信仰《無聲吶喊-沙灘上的勇氣媽媽與她的孩子們》 投稿評論 劉宛頤 2016 年 06 月 25 日
一樣會面,多樣告別《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6 月 24 日
難以說出的愛《福品旅店》 投稿評論 張輯米 2016 年 06 月 23 日
想像的延伸《假戲真作》 投稿評論 楊書愷 2016 年 06 月 23 日
笑料百出,仍見危機《2016台北大碗茶》 投稿評論 張仕勛 2016 年 06 月 22 日
找身體IV:變於真空之中《流變》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6 年 06 月 20 日
繚繞於河谷間的踩踏《橋下那個跳舞》 投稿評論 蕭亞男 2016 年 06 月 20 日
欲望裡的人性《慾土》 投稿評論 陳瑋婷 2016 年 06 月 20 日
記憶與遺忘的之間/空間《冬之旅》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6 月 20 日
都市生活的解憂愁《2016臺北大碗茶》 投稿評論 蘇家賢 2016 年 06 月 17 日
貫穿金瓶梅古今之旅《慾土》 投稿評論 賴奕廷 2016 年 06 月 16 日
生活抹片的隱喻《蔓沿》 投稿評論 邱彥哲 2016 年 06 月 16 日
規格化的困境《小圓子的壓歲錢》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6 月 15 日
宛如盛大嘉年華會《皆大歡喜》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6 月 15 日
資本主義時代的微笑《七種靜默:懶惰》 投稿評論 盧宏文 2016 年 06 月 15 日
眾生與凡世的神話遊唱《封神計畫》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6 月 14 日
兒童觀點全然失落《天使愛唱歌》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6 月 14 日
給悲劇一個完整的後來、結局、交代《魔法外套》 投稿評論 何宣萱 2016 年 06 月 14 日
資本都市箝制下的靈與肉《七種靜默:懶惰》 投稿評論 謝鎮逸 2016 年 06 月 14 日
用心製作的美育饗宴《企鵝莎莎狂想曲》 投稿評論 陳韻文 2016 年 06 月 13 日
寫在水中的記憶與遺忘《冬之旅》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6 年 06 月 13 日
男女角力的人生戰場《殺不住》 投稿評論 洪琦雯 2016 年 06 月 11 日
王者與馬勒的相遇《天聲王者—列賓與高雄市交響樂團音樂會》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6 年 06 月 08 日
以差異建立共存,以共存彰顯差異 《孤單在一起》 投稿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6 月 07 日
面對恐懼的旅程 《孤單在一起》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6 月 07 日
表演的缺口與日常的光《福吉三街》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6 月 07 日
如何銘刻記憶於地方《福品旅店》 投稿評論 盧宏文 2016 年 06 月 07 日
非關專業、素人、邊緣人?《福吉三街》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6 月 06 日
眾聲爭鳴的文化/本雜曲《Holy Crab!異鄉記》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6 月 06 日
誰是遊子,誰的異鄉?《Holy Crab!異鄉記》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6 月 06 日
誰為裝置,何處劇場?《界─JPG & TCO》 投稿評論 蔡孟凱 2016 年 06 月 03 日
國樂的東西交融《悲歡離合-邵恩、高韶青&TCO》 投稿評論 林子倫 2016 年 06 月 02 日
界線是種幻想?《Holy Crab!異鄉記》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6 月 02 日
文化衝突下的黑色幽默《Holy Crab!異鄉記》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6 月 01 日
聲光影戲與舞蹈的一場蒙太奇《今日・事件》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6 月 01 日
凝視下的碎裂回應《今日.事件》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6 月 01 日
府城風情三折畫中的內涵、外延與多重文本《霑風社》 當週評論 林育世 2016 年 06 月 01 日
血與死的蒼白《貓狗》 投稿評論 張輯米 2016 年 06 月 01 日
萎鄙者的低吠《貓狗》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6 月 01 日
聆聽外面的世界,回返內在的領會《夜鶯》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05 月 31 日
溫文有餘,野性不足《湯姆歷險記》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5 月 30 日
以黑暗探照,在暗中有光 《我知道的太多了》 投稿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5 月 30 日
重情重義重傳承《京崑豫折子戲匯演》 投稿評論 黃絹雯 2016 年 05 月 27 日
中陰渡化,深情癲狂《我知道的太多了》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5 月 27 日
記一趟人生如夢《開房間計劃—人生如是》 投稿評論 鐘煒翔 2016 年 05 月 25 日
一加一試解方程式《沙度》+《阿棲睞》 投稿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5 月 25 日
成為人《阿棲睞》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5 月 25 日
來自特富野的古老與現代《天祭—雲海中的仲夏夜》 投稿評論 蘇家榆 2016 年 05 月 24 日
尋求內在宇宙的儀式劇場《巫覡調》 投稿評論 王遠博 2016 年 05 月 23 日
來自社會邊緣的哀歌《拼裝家族》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5 月 23 日
意識的內爆與追逐《沙度》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6 年 05 月 23 日
風動波濤、神威待顯《府城風景畫-霑.風.社》(風神廟版)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5 月 20 日
眾神囈語的當代詮釋《天祭-雲海中的仲夏夜》 投稿評論 蔡孟凱 2016 年 05 月 20 日
建構自我又摧毀自我《雜生少年》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6 年 05 月 20 日
直視行動,在歷史中《阿棲睞》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5 月 20 日
回歸原點後的重生《徹舞流》 投稿評論 蕭亞男 2016 年 05 月 19 日
多元角度,多元詮釋《齊瑪諾夫斯基弦樂四重奏》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05 月 19 日
膠捲下的生命情懷《戰火情人》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6 年 05 月 18 日
多塊而繁複的拼裝雜圖《拼裝家族》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5 月 18 日
進步伴隨失去《雙城紀失》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6 年 05 月 18 日
以荒謬為手段抵抗現實的殘酷《阿醜奇遇記》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5 月 18 日
形式與內容的偏差《十面埋伏》 投稿評論 張博雯 2016 年 05 月 17 日
城市如魚《雙城紀失》 投稿評論 葉盈孜 2016 年 05 月 17 日
死亡的總和《我知道的太多了》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5 月 17 日
生命存有的再現《生存異境》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5 月 16 日
「老戲重演」是怎樣煉成的:「當代戲曲」之內或之外的一個問題(下)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6 年 05 月 16 日
經典轉譯的複雜化:「深淵」的轉移,與其軸線《女人的和平》 投稿評論 張敦智 2016 年 05 月 16 日
「老戲重演」是怎樣煉成的:「當代戲曲」之內或之外的一個問題(上) 多焦舞台 吳岳霖 2016 年 05 月 13 日
追尋自我真正價值《阿醜奇遇記》 投稿評論 蘇家榆 2016 年 05 月 12 日
精製即精緻?《冥河幻想曲》 投稿評論 陳涵茵 2016 年 05 月 12 日
新生代「笑鬧之拳」之揭露與嘗試《鬧三小》 投稿評論 張敦智 2016 年 05 月 11 日
抖落符旨的無盡詰問《梁祝的繼承者們》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5 月 11 日
遊戲化的劇場裡,故事被誰聽?《夏日微涼夜話4—闇夜的小路上》 投稿評論 鐘煒翔 2016 年 05 月 11 日
光與傳統共構古今《古今中外》 投稿評論 傅承蕙 2016 年 05 月 10 日
身體是最初的他者《返身南島.國際行為藝術節》(旗後砲台部分)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05 月 10 日
修練生命的美麗圓融《雪王子》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5 月 10 日
情癡情種,照見江月《春江花月夜》 投稿評論 楊書愷 2016 年 05 月 10 日
在「寫實」和「寫意」之間調停《謝土》、《生存異境》、《厝邊皮影班》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5 月 10 日
如果所有的別離,只是一場夢境《夢遊》 投稿評論 盧宏文 2016 年 05 月 09 日
束縛的自由《Sun》 投稿評論 卓玨 2016 年 05 月 09 日
笑看缺陷之真實《七》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05 月 09 日
黑白重擊之生存提問《生存異境》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5 月 09 日
戲裡戲外,洋溢生命熱力《女人的和平》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5 月 09 日
殖民的想像:地圖、展示、馴服、語言《Sun》 投稿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5 月 08 日
傷痕內的幽靈低語《夏日微涼夜話4─闇夜的小路上》 投稿評論 葉盈孜 2016 年 05 月 06 日
光明的訊息等待解讀《SUN》 投稿評論 湯硯如 2016 年 05 月 06 日
戲劇與音樂的平衡共存《春天在唱歌》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05 月 05 日
加法的藝術,增添的極致《春江花月夜》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5 月 05 日
江逝花凋,雋永情懷《春江花月夜》 當週評論 王照璵 2016 年 05 月 05 日
在甩盪之間奔馳的童趣《所在—人與偶幻化的奇特空間》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5 月 05 日
當歷史成為平面 《SUN》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5 月 04 日
戰爭與情慾,永不退燒的古典前衛《女人的和平》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5 月 04 日
年壽有盡,思念無窮《冥河幻想曲》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6 年 05 月 04 日
崑曲當行本色:文本與唱唸作打《春江花月夜》 投稿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5 月 04 日
「愛」的日常生活戰術《神遊生活》 投稿評論 鄒紹凡 2016 年 05 月 03 日
試以桌遊推演人生《從心設定》 當週評論 傅裕惠 2016 年 05 月 03 日
什麼是「當代崑曲最好的樣子」?《春江花月夜》 投稿評論 韓昌雲 2016 年 05 月 03 日
劃下界線殺清非我《生存異境》 投稿評論 曾福全 2016 年 05 月 03 日
劇場新世代的練習曲《鬧三小》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6 年 05 月 03 日
嬉笑怒罵的力道《鬧三小》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5 月 03 日
這邊,那邊,該走向何處?《生存異境》 投稿評論 羅揚 2016 年 05 月 02 日
非生非死,去留艱難《七日而渾沌死》 投稿評論 劉純良 2016 年 05 月 02 日
聲嘶力竭的史詩《祭特洛伊》 投稿評論 戴宇恆 2016 年 04 月 30 日
背叛黑暗,藉愛而生《名偵探阿隍》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4 月 29 日
大眾化情感稀釋了死亡課題《謝土》 投稿評論 余俐穎 2016 年 04 月 29 日
東方留白的簡約風格《徹舞流─Grace》 投稿評論 張雅雯 2016 年 04 月 29 日
黑夜總會過去?《SUN》 投稿評論 湯硯如 2016 年 04 月 28 日
不同步的和諧,雙重的我《七》 投稿評論 羅倩 2016 年 04 月 28 日
河面漣漪,是你撥動琴弦的餘韻《冥河幻想曲》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4 月 28 日
冥河掀濤,人性永存《冥河幻想曲》 當週評論 王照璵 2016 年 04 月 28 日
用行腳與感知探索故事《浮島傳奇》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4 月 27 日
一場揭穿人性又無影無蹤的高雅幻術《SUN》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4 月 27 日
自我疏離的歷史認同《幌馬車練習曲》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4 月 27 日
精巧詩意的欲望出口《癮.迷》 投稿評論 賴妍延 2016 年 04 月 25 日
傷害收納:幻術與剝離《癮.迷》 投稿評論 張敦智 2016 年 04 月 25 日
以夢以邊緣,反抗 《癮・迷》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4 月 25 日
強「卡司」產出好舞蹈?《仲夏夜之夢》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4 月 25 日
身體的共感與同在《七》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4 月 25 日
歷史古蹟下的大眾食堂《鰻魚安魂曲》 投稿評論 林昱辰 2016 年 04 月 22 日
暗夜裡點燈《幌馬車練習曲》 投稿評論 范綱塏 2016 年 04 月 22 日
能夠昇華痛苦的只有痛苦本身《癮・迷》 投稿評論 郝妮爾 2016 年 04 月 21 日
坦露自我的技術《口腔運動》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04 月 21 日
相遇共舞的記憶旅程《米隆加》 投稿評論 張思菁 2016 年 04 月 21 日
時空重現,冒險之外 《鰻魚安魂曲》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4 月 20 日
沒有個性的人《眾神喧嘩》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04 月 18 日
人似傀儡,偶似魍魎,人偶一體同命《邊界》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4 月 18 日
脫序的理想、斷裂的左翼《幌馬車練習曲》 投稿評論 曾福全 2016 年 04 月 18 日
漂浮在自己間《七》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4 月 18 日
探尋「新地球」的幻想行動《浮島傳奇》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4 月 18 日
缺乏連結與溝通的社交舞會《米隆加》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4 月 15 日
童話的立體,語言的轉型《賣火柴的小女孩》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4 月 15 日
歷史怪獸動物園《邊界》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4 月 14 日
亂中有序的隱藏文本《七》 當週評論 林采韻 2016 年 04 月 13 日
大格局中的繁複細節《徹舞流》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4 月 13 日
眾聲喧嘩我獨靜《徹舞流》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4 月 13 日
沒有界線,如何走下去?《邊界》 投稿評論 富于庭 2016 年 04 月 13 日
創作簡約中的最大極限《徹舞流》 投稿評論 蕭雅倫 2016 年 04 月 13 日
渾沌是什麼? 《七日而渾沌死》 當週評論 鍾喬 2016 年 04 月 12 日
虛實交錯中,挖掘手提箱中的記憶《戰火情人》 投稿評論 戴宇恆 2016 年 04 月 12 日
觸不到的戰爭真相《邊界》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4 月 11 日
如果你是一間房間,誰住進你身體裡?《七日而渾沌死》 投稿評論 余亞璇 2016 年 04 月 11 日
傳統與現代之間《仲夏夜之夢》 投稿評論 呂永輝 2016 年 04 月 11 日
光明的囚室《Sun》 當週評論 李時雍 2016 年 04 月 11 日
給把梯子,讓我上月亮《賣火柴的小女孩》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4 月 11 日
魔幻卻真實的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 投稿評論 蕭雅倫 2016 年 04 月 10 日
虛幻的浮島・厚實的土地《浮島傳奇》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4 月 10 日
記憶、旅行,與情感交換《米隆加》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4 月 08 日
看見屁的暴力《狂放屁》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4 月 08 日
混搭的突破與消融《仲夏夜之夢》 投稿評論 黃絹雯 2016 年 04 月 07 日
表演藝術勞動市場異形化(下) 多焦舞台 黃佩蔚 2016 年 04 月 07 日
平行時空的方向迷失《本事》 投稿評論 黃明德 2016 年 04 月 07 日
屬於童話的劇場《賣火柴的小女孩》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4 月 06 日
街頭vs.家的溫柔抵抗《賣火柴的小女孩》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4 月 06 日
表演藝術勞動市場異形化(上) 多焦舞台 黃佩蔚 2016 年 04 月 06 日
白賊與無奈《別人展的是翠玉白菜,我們展的是人生無奈》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4 月 06 日
直接快速的余隆風格《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04 月 06 日
在宇宙中尋得的微光《賣火柴的小女孩》 投稿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4 月 06 日
小玩意,大世界《汪汪狗與神奇玩具屋》 投稿評論 蕭雅倫 2016 年 04 月 05 日
經典的塌陷、及其焦慮《仲夏夜之夢》 投稿評論 張敦智 2016 年 04 月 05 日
硬派?軟派?蘋果派?《#》 投稿評論 何應權 2016 年 04 月 04 日
音樂劇與京劇的扞格《仲夏夜之夢》 投稿評論 林子惠 2016 年 04 月 04 日
沙地上的一張臉《#》 當週評論 李時雍 2016 年 04 月 04 日
以舞蹈實現和平《羅莎-ROSA》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6 年 04 月 04 日
找身體III:錦鯉錦鯉,何處游?《十三聲》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6 年 04 月 01 日
無違和的絕妙組合《璀璨留聲》 投稿評論 賴志光 2016 年 04 月 01 日
純愛壓抑,流放雜種邊緣《燕青》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3 月 31 日
跨越內與外、此與彼的「口腔運動」《吃》 當週評論 陳雅萍 2016 年 03 月 31 日
奇幻笑鬧的京味狂歡慶典《仲夏夜之夢》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6 年 03 月 31 日
從音樂感受人性《海頓:十字架上的最後七言》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6 年 03 月 30 日
未自身體逸逃的聲音《發聲》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3 月 29 日
少了京味,多了台味《仲夏夜之夢》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3 月 29 日
莎士比亞的罪過?當代傳奇的積習?《仲夏夜之夢》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3 月 29 日
一切盡在不言中《無差別日常》 當週評論 傅裕惠 2016 年 03 月 28 日
穿越古今之間《來自三國的你》 投稿評論 李佳霖 2016 年 03 月 25 日
矛盾的對話,後設的悲喜《李爾王》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6 年 03 月 25 日
去程式之不自由快意《惡虎青年Z》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3 月 24 日
假比真更熱血《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3 月 24 日
說與不說,是神話、寓言亦或事實?《本事》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3 月 24 日
一個黃金年代的哀愁與希望《散戲》 投稿評論 黃絹雯 2016 年 03 月 24 日
觸動靈魂的古調新聲《念念古調》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6 年 03 月 23 日
李爾焉在此?《李爾王》的戰爭機械學與衣櫃知識學 多焦舞台 王寶祥 2016 年 03 月 23 日
誰的文化?誰的記憶?《渭水春風》 投稿評論 林子惠 2016 年 03 月 23 日
破碎的知識,顯現思想的殘缺《知識妙妙國》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3 月 22 日
治世無方,戲劇無用《李爾王》 投稿評論 賴妍延 2016 年 03 月 22 日
顯微鏡下的焦慮、憂鬱、創傷《無差別日常》 投稿評論 林立雄 2016 年 03 月 22 日
拒做沈默的同謀《李爾王》 當週評論 鴻鴻 2016 年 03 月 21 日
幹嘛呼吸,反正都得去死?《無差別日常》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3 月 21 日
以聲音想像聲音,一場關於現代性的持續角力《佳麗村三姊妹電影音樂會》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3 月 21 日
日常岔出的日常,無盡蔓延的迴圈《無差別日常》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3 月 18 日
活戲鏡框,舊瓶新酒?《散戲》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3 月 18 日
狂野斑斕的庶民儀式《十三聲》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3 月 16 日
黑洞作為針孔:暴力中的理解、慈悲、與寬容《無差別日常》 投稿評論 張敦智 2016 年 03 月 16 日
起舞臺灣斑斕聲色《十三聲》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6 年 03 月 15 日
新鄉愁,舊鄉土,單音或疊聲?《十三聲》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3 月 15 日
因Folk精神而自由《依據真實》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6 年 03 月 14 日
重返人間,聆聽疼痛《返鄉的進擊-台西村的故事》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6 年 03 月 14 日
也許只是需要本事《本事》 投稿評論 李承曄 2016 年 03 月 11 日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民族舞」?《我的多桑、卡桑與他們的昭和戀歌》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6 年 03 月 10 日
當創作者被消失《本事》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6 年 03 月 10 日
超越歷史的共感同悲《惡極》 投稿評論 羅家玉 2016 年 03 月 09 日
模擬「真實」的身體思辯《依據真實》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6 年 03 月 09 日
再一次,讓我們以懷舊之名《我的多桑、卡桑與他們的昭和戀歌》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3 月 09 日
「她」的小時代《我的多桑、卡桑與他們的昭和戀歌》 投稿評論 林貞言 2016 年 03 月 08 日
缺乏身體性的社群《依據真實》 當週評論 吳孟軒 2016 年 03 月 08 日
回憶中的我與群體探索《依據真實》 投稿評論 蔡珮玲 2016 年 03 月 07 日
身不由己的兩情相悅《愛人》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3 月 07 日
全球化下的普世想像《愛人》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6 年 03 月 07 日
以實驗為名的意義失落《惡極》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6 年 03 月 02 日
現實的進逼《散戲》 投稿評論 李光任 2016 年 03 月 01 日
身體與音樂轉譯的雙重空缺《愛人》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6 年 03 月 01 日
平行時空的纏綿《愛人》 當週評論 黃佩蔚 2016 年 03 月 01 日
童心童眼說故事《萬能的便當盒》 投稿評論 李美芳 2016 年 02 月 26 日
純粹的音樂對話《哈根四重奏35週年榮耀之夜》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6 年 02 月 26 日
當原住民展演成為文化標案《Maataw浮島》 多焦舞台 黃佩蔚 2016 年 02 月 26 日
有愛,就無礙?!《遊戲城市系列-愛女生》 投稿評論 林貞言 2016 年 02 月 25 日
暗黑裡有光《作者和她的故事們》 當週評論 黃佩蔚 2016 年 02 月 25 日
戲「磨」新世代「Super New 極度新鮮」《盤腸大戰界牌關》、《紅線盜盒》、《梅妃(選場)》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6 年 02 月 23 日
屬於曾經或未來的《夢•想日記》 投稿評論 林貞言 2016 年 02 月 18 日
創造幸福的情感《小木偶的大冒險》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2 月 18 日
複數型——遺憾的戀人對話劇《我/你的世界 你/我的影子》 投稿評論 羅倩 2016 年 02 月 05 日
鬧劇猶如孩子心靈的毒藥《傻豆騎士》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2 月 04 日
漂浮的不只有島嶼《Maataw 浮島》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6 年 02 月 01 日
總要笑迎下一個黃金年代《散戲》 投稿評論 陳涵茵 2016 年 01 月 29 日
該反抗的豈只核廢料而已《Maataw 浮島》的掙扎與困境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6 年 01 月 29 日
談情說愛的古典文學養分《芙蓉歌》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6 年 01 月 19 日
關於頂樓加蓋那個令身體為之輕顫的《屋女》 投稿評論 羅倩 2016 年 01 月 19 日
缺席的父親《烈愛‧波姬亞》 投稿評論 陳峻毅 2016 年 01 月 14 日
歷史一再重複或被遺忘?《今天選總統》 當週評論 黃佩蔚 2016 年 01 月 14 日
找身體II: 不只尋找「台灣人身體」的「台灣人身體們」《默默計畫Work-in Progress II》、《泥土的故事》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6 年 01 月 11 日
傳統文化寓教於樂《成語魔方》 投稿評論 楊惠雅 2016 年 01 月 08 日
挑戰深度文化題材《成語魔方》 投稿評論 李美芳 2016 年 01 月 08 日
貝克特書寫,書寫貝克特《尋找貝克特》、《May B》、《蛻變》 多焦舞台 吳政翰 2016 年 01 月 05 日
自我的離散《生活是甜蜜》 投稿評論 余祐瑋 2016 年 01 月 05 日
宛若古典現代舞的身影《家…回望》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1 月 05 日
放舞於死亡的水平面上《浮花》 當週評論 林育世 2016 年 01 月 04 日
關於生活中的疼痛與呻吟《生活是甜蜜》 投稿評論 羅倩 2016 年 01 月 04 日
物執之外《物》第一階段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6 年 01 月 04 日
跳脫不出的刻板印象《糖果屋》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6 年 01 月 04 日
演員疲態傷了角色《誰家老婆上錯床》 投稿評論 廖盈智 2016 年 01 月 04 日
精神世界的正常/不正常《時代下的灰斑》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6 年 01 月 0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