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私立南強高級工商職業學校表演藝術科、電影電視科
時間:2014/05/31 14:30
地點:新北市政府文化局藝文中心演藝廳

文 吳淑鈴(台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由南強工商表演藝術科與電影電視科共同演出的畢業製作《現代‧唐伯虎》舞台劇,編劇先聲明了引用《暗戀桃花源》的編劇手法,以增加戲劇的張力。但是這樣的手法會讓觀眾跳脫出故事的情境,就如剛開始,古裝的唐伯虎劇情演到一半,即被穿著現代的另外一個劇團從中插入,造成觀眾情緒中斷。這樣的運用並非《暗戀桃花源》首創,20世紀德國劇作家布雷希特的「史詩劇場」與倡導的「疏離」,即是故意打破觀眾看戲時的移情作用,目的是要讓觀眾不要被劇中人的悲情所引導,唯有打破觀眾的情緒,讓觀眾回歸正常才能正確的判斷該事情的對與錯。然而這個《現代‧唐伯虎》運用這個手法的目的,只是增加戲劇張力,似乎可以再多元去思考效果。

這齣戲是以港星周星馳的電影《唐伯虎點秋香》為藍本。這齣戲在台灣無線電視台業者一年播出百餘次,可見台灣人對周星馳那種無厘頭的對話與表現手法喜愛程度,導演選擇這類型的劇本自然很容易獲得大多數觀眾的喜愛。

讓觀眾開心很重要,唯一與電影不同的是《現代‧唐伯虎》的台詞都被每一個人平均瓜分掉了,筆者看不出誰是真正的男主角或女主角。而每個演員都是主角的缺點,學生應該學習體認「正在演出的當下就是主角」,如果有業界在找尋有潛能的藝人或新秀,會在表演中觀察。然而,筆者認為該劇沒有真正掌握契機的演員,演技好的人若選擇演喜劇,將來成功只能成為一位甘草人物。個人之所以這麼認為的原因是,這些學生都是可造之材,學生普遍素質高整齣戲的質感不錯,唯硬要從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就是演員的說話速度過快。劇場第一排跟最後一排的距離相隔很遠,所以說話的速度要比一般人說話慢很多。《現代‧唐伯虎》就有很多演員講話太快,以至於觀眾聽不清楚。學生更應該在「聲調練習」上下功夫。

該劇下半場呈現娛樂狀態,古代與現代時空交錯,劇情內容為:老爺過六十大壽,賓客登門祝壽及家中的丫鬟、奴才輪番上陣秀絕活逗老爺開心,賓客也會拿到紅包,彷彿過年電視綜藝節目正在劇場上演出。依筆者觀察,編劇是想將學生三年所學的實務呈現在舞台(流行舞蹈、情歌對唱、音樂演奏),藉此機會讓觀眾知道該科系之特色以及該劇為師生一起創作,整段像是在觀看綜藝節目,台上的演員賣力演出,台下觀眾熱情歡呼相呼應著。祝壽節目完後,劇情又回歸到唐伯虎與秋香湊成對,又連結到學長學妹的暗戀愛情故事為此劇的結局。該劇是舞台劇演出?抑或是綜藝節目表演?筆者心中存疑。

再來,筆者認為還須加強的地方是場控人員,該劇開演後應讓遲到的觀眾在統一時間(或中場休息)一起進劇場,而不是三分鐘、五分鐘讓遲到觀眾進場看戲,因此影響了其他觀眾看戲氣氛,場控人員更應要遵守劇場禮儀基本要素,更何況這是正式演出不是在學校的成果展,對此筆者覺得是大大不妥之處。

最後,期許這羣喜好藝術的學生,對戲劇熱愛的初衷外,也能重視劇場觀戲的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