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4/07/05 19:30
地點:台北市南海劇場

文 方姿懿(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學生)

選擇在十八歲生日上吊自殺的女孩──夏雪,開場的一聲「幹!」,接著看見她跌坐在地,另一端綁著一根樑柱,示意她不成功的自殺。此戲起始於結束生命的失敗,也揭示了劇中不盡完滿的人生。

她形象龐克身著黑衣黑褲,對照在她自殺失敗後一個又一個闖入她住屋處的陌生人,這些陌生人皆近乎一身雪白,各自提著一只大型白色行李箱,對照相當顯著。也因此,在這些陌生人闖入時,不難猜出後面情節的走向,那此時我們該關注什麼?專注於何處?可能是演員如何以表演詮釋於青春受挫的十八歲女孩;又或者是這些回來救贖夏雪的已故飛機乘客如何達成他們的任務,在近乎空無一物的舞台上依附著四個大行李箱;也可以是情節本身的溫馨與荒誕如何並置於這個表演舞台上。

為了融合女孩住處與接近劇末回溯的飛機失事場景,舞台設計於舞台平面上只放上了一張椅子,而不擺設任何大型家具,方便場景的轉換。以大小不一的儲物格所堆砌的牆面,堆放屋內生活的雜物,搭配部分有座椅功能的儲物格提供表演的可能。如此一來,場景快速轉換的目的達到了,只是和演員接近寫實的表演風格有些衝突,演員的表現大多平實、穩定、誠懇,此齣戲的生命意義在演員的揣摩下我認為十分完整,但在飛機失事前,雖然故事的走向上有越顯其荒謬逗趣的地方,但在不急不徐的節奏下,有太多空白的節拍是可以讓觀者在其中思考,其合理性何在?再搭配設計感如此強烈的舞台,演員不免有時動作上無所依附而顯得不自然,觀看的過程中情感上也不免既涉入又跳出,因此七十分鐘的戲感覺就又更長了。這改編自青少年劇作《瑪利亞》的日本戲劇,其編劇內容讓人聯想到三谷幸喜的電影風格,參照後思索,若是能將節奏調整至更加輕盈且明快,是否能更發揮這齣戲幽生命一默的特色,觀看過程中也無須思考過多合理性的問題,最終迎接這看似皆大歡喜的結局。

觀看過程中除了對於劇作本身諸多合理性的懷疑,在調度表演和設計上,最初在夏雪跌落於地面後,開始翻箱倒櫃配合著強烈的白色閃光,持續至假扮成快遞的Happy Frank進到夏雪的家,也讓人摸不著頭緒,無法理解如此設計的緣由,也解不開為何劇作家設計在已故飛機乘客進到這空間前需要Happy Frank先來探風。在幕落後,觀者應該要對於自己仍然存活著,還能實現諸多尚未實現的夢想感到幸運快樂,但人生於生死之間、生存之間、生活之間仍存有許多黑白間的光譜,當然要先活著才能談機會與可能,但劇中諸多非黑即白的二元論點,有些簡化了這一次次的生命變奏,無法確知是原著本身或是改編之後的模樣,但依此次演出談成長及轉變似乎不該是如此一夕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