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
場次:2014/8/8 19: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臺

文 譚凱聰(文字工作者、劇團行政助理)

眼前是一個四方形旋轉平台,內外垂掛白色紗幕,外圍代替牆面,內部搭配低矮沙發將平台分成四塊空間,故事在其中流轉不息。開場時男主角踏入平台,白色紗幕上隨即出現他的巨大臉孔──台上攝影機正對他進行現場錄像,同時轉為投影,覆蓋整座平台。平台穩定旋轉,變換時空場景;在迷亂與性愛片段中則飛快轉動,將肉身與影像都捲進巨大的幻覺漩渦裡。

這是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改編自法國米榭.韋勒貝克(Michel Houellebecq)同名小說的《情色渡假村》。開頭是男子米榭接受診療,在連串問答中開啟他結識女主角、促成情色渡假村的回憶,整個故事化為全場流動的幻象、音響和動作。

台上現場錄像和肢體表演頻頻疊合,形成的畫面極為迷人:有一幕米榭站在女子臉孔巨大投影的嘴唇處,產生整個人被她(的影像)舔舐、吞食的幻覺;演員一舉一動同時化為紗幕上的巨大投影,籠罩台上每個角色;有幾個段落還在全場投影中分割出小螢幕,並置另一段現場錄像。虛像與肉身層層包裹互生,彷彿為人類心理中錯綜複雜的虛實(靈肉?)感知寫下一個優美的註解。

演員的表演也沒讓影像手法專美於前。演員史蒂芬.夏夫(Steven Scharf)扮演米榭,自言自語時說話輕柔如夢囈,一轉到憤世直言的大段獨白,狂烈暴走,被情感撕扯著的語調和身體線條好像隨時都會崩潰;情緒和肢體表現收放自如,令人讚嘆。

《情》的另一亮點,在於場上演員頻頻冒出神來一筆的疏離互動:與米榭獨處的女主角突然將食物分給一旁不帶角色的兩個演員;女主角「接手」米榭獨白,以第三人稱觀點描述自己的動作;米榭大喇喇將餐桌搬進後台,女主角在台上換裝,換完衣服隨手丟在一旁;演員對戲但身體彼此偏離,交談起來像電視分割畫面;種種彷彿「亂入」的疏離手法都在幫助觀眾相信,台上所有可見的人事物,都只是男子混亂記憶\夢境\幻覺的一部分。

結尾也證明了正是(或可以是)如此。《情》調動了一切舞台與影像元素,精彩地演繹出韋勒貝克小說的核心:無力愛人者的空虛孤寂。台上肢體疏離,投影虛像鋪天蓋地,話語比例大幅向獨白(及他人代言的獨白)傾斜──《情》在形式上以簡馭繁,用四具肉身和幾部攝影機交疊出一層層虛實幻象;內容上又化繁為簡,將萬般幻象轉瞬間收進一個男子巨大而孤單的夢境裡。劇末米榭在紗幕盡皆束起、一覽無遺的平台上獨自躺下的場景,看來竟像是一片無人荒原。

《情》除了自身質地確實「如手工般完美」,技術上也為影像和劇場的融合提供了更多令人驚喜的可能性。當代台灣劇場納入多媒體元素似已漸成風潮,嘗試運用影像技術的過程中卻也浮現「如何用影像搭配劇場來說好故事」的大哉問。《情》的演出,相信可為正在探索這領域的團隊帶來一些刺激與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