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再拒劇團
時間:2014/11/28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吳政翰(專案評論人)

毫不諱言,再拒劇團跨域新作《新社員》可謂今年最令人驚喜的戲之一,以BL動漫(Boys’ Love,內容主要講述男男之間情愛,而讀者多為女性)概念出發,相當有效地結合了音樂劇形式,在導演黃緣文、編劇簡莉穎、音樂總監蔣韜的齊力合作之下,讓看似小眾的次文化題材能夠親近大眾,動漫、音樂、戲劇三者媒合相得益彰。在這齣BL音樂劇裡,不僅娛樂中可見實驗、獨特中不乏通俗,更拓展了國內音樂劇在編創建構及題材選擇上另一片新視野。

《新社員》將BL漫畫世界完整體現於舞台上,幾塊描繪教室、走廊、置物間等各校園角落的景片錯置、開展,戲演到一半,地面還驚現可開啟的「陷阱門」(trap door),上面繪有如漫畫般的2D課桌、花圃,瞬間融入場景之中,平面場景與立體人物交疊,讓原本可能存在於BL漫畫的人物「躍然紙上」,浮現一種彷彿二維和三維時空並行的視覺樂趣。此外,編劇不論在戲劇語言和人物表現上,皆加注了強烈的BL漫畫色彩。一開場由劇中人物莉莉絲以十分到位的日系少女腔調、咬字,說著演前提醒「各位大大、巨巨……」,更直接點出本戲核心精神「吃得腐中腐,方為人上人」。接下來的整場演出就像是從莉莉絲視角觀看而出的動漫想像,語言表達極富動漫式語彙,氛圍洋溢著嚮往愛情的美好,人物執著而不嚴肅,真實和幻想時而交錯,邏輯偶爾跳躍卻不混亂,整體感覺清新而浪漫、輕巧而自在。對BL粉絲讀者來說,漫畫世界變得栩栩如生,演出就像是場共襄盛舉的同樂會,而對於一般不熟悉BL文化的觀眾如我來說,即使觀看時偶帶疏離,但仍彷彿進入了一個如夢遊仙境般的奇幻世界。

選擇特定小眾題材時,若處理不好就變成自high,其中關鍵在於故事脈絡及人物刻劃必須完整,才能讓觀眾得以同理而有著力之處。少女漫畫多在處理小情小愛,但在《新社員》編劇巧思安排的多線平行敘事下,以多層次、多面向來呈現劇中情愛關係。故事地點雖聚焦校園,但不論男男女女,上至師長、下至同學之間,每人目標明確,都在尋找真愛,以小安和阿廣的愛戀為劇情主軸,其餘角色之間的情愫像是背景烘托,有老師、教官兩男的乾柴烈火,有男樣女身的小八對好友小安的純純暗戀,也有三三、老吾之間情比兄弟深的曖昧,還有莉莉絲對小八逐愛的假想投射等。多重愛戀兩兩對照,層次多樣宛如音調般,有高有低,有重有輕,有明有暗,彩度鮮明,錯落有致。

說到音樂劇,最常見的通病就是沒戲;一旦沒戲,人物毫無理由開口唱歌,很可能造成「戲是戲、歌是歌」的戲樂分離窘況,也因行動暫時停止而使戲劇節奏拖沓,最後音樂只淪為浮濫又無效的包裝。可喜也可貴的是,《新社員》選擇以音樂劇形式演出,歌詞淺白易懂、富饒戲味,其音樂敘事運用了「以樂說劇、夾敘帶唱」的曲式結構──這是國外音樂劇普遍共有而國內音樂劇卻難得一見的特色,但事實上正是建構此劇種的基本要素。

曲風以流行、搖滾為主,背景設在搖滾音樂社團的劇情相符,使得劇中人物很自然地能用搖滾音樂展現活力、抒發情感;整場演出皆置於上舞台的樂隊,既在現場,也在劇情中,兩兩交疊,使得序幕與結尾的樂團開唱,既是表演,也是情境。對當下觀眾來說,演員充滿活力的臨場舞台能量,加上現場音樂的渲染力,搭配豐富的燈光效果,儼然就是一場即時互動、實實在在的演唱會。

再者,故事主題是情愛,因此歌曲以情歌為主,但情歌並未停留在單一層次,而是巧妙地以多元曲式呈現出情愛的細膩及進展。例如,小安、阿廣邂逅時,無言無語,一人彈琴、一人吉他的簡單配器,悄悄醞釀兩人之間怦然心動的情愫;而《戀愛白痴》一曲,由小八領唱,緩緩表露自己暗戀小安卻又愛不到的心聲,同時牽引、舖陳小安殷盼阿廣而心中隱隱作痛的糾結,兩者串唱起愛情的苦甜。然而,情歌比例仍過重,歌曲多樣性略少,某些非情愛段落有發展成歌的潛力,例如戲中考試時將選擇題數字選項轉化成曲譜一段,但卻嘎然而止,相當可惜。

演出並非完美無瑕。整場戲下來,調度偶見散焦、口條時常不清、音感時而參差、視覺質感略帶粗糙感,但弔詭的是,在這個以校園熱血青少年為主的漫畫世界裡,這些似乎都無傷大雅,甚或過於精準反而有失味道。更值得思考的是,此戲特重情愛的情節安排,並沒有強烈的危機感、急迫性。在小安與阿廣的逐愛過程中,突發事件所產生的威脅,如教官為了阻止安廣相愛而以考試成績為由,不讓社員們繼續練團,以及爾後小安從情敵口中得知阿廣秘密而選擇離去,這些狀況很快就迎刃而解。如此劇情佈局,就某方面來看,減弱了張力,使戲劇節奏難以堆疊,然而,又換個角度來說,倘若危機感過強,是否可能適得其反,破壞了少女漫畫原型中深蘊的美好遐想,進而產生BL不這麼BL的戲外危機?

回過頭來說,《新社員》真正的成功,或許不在於創新劇情或顛覆結構,而是以主流音樂劇型態結合次文化題材的展演策略,甚至更重要的,回歸到最根本的音樂敘事。如此一來,音樂不再只是裝飾,人物演唱不再突兀;透過戲樂扣合的力量,不僅豐富視聽、活絡氛圍,亦使整體情境更立體、戲劇行動更流暢,同時拉近了次文化與一般大眾之間的距離。值得慶幸且有趣的是,在這個徒求速食笑料和淺薄感動、戲劇文學(尤其是音樂劇文本)被忽視的年代,商業音樂劇該有的建構雛形,反倒在這個次文化、黑盒子所表徵的非商業場域裡,得到了實踐,也看到了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