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前叛逆男子劇團
時間:2016/11/18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張吉米(特約評論人)

如果上帝創造了世界創造了人,那麼人該做些什麼?

我們身處的宇宙來自於一場大爆炸,可以說「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1],而生命的誕生就像不斷發生的宇宙大爆炸。由二人結合之後,進而誕生出一個全新的個體,好像有著前人的樣貌,卻又截然不同,而這新的個體再與另一個個體結合,再誕生一個全新的。我們可以甚至可以說,這場大爆炸從未結束,到現在仍然持續著。創作也是如此,倘若作品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來自於創作者懷胎數月甚至多年的生命。那麼在其作品與另一個個體相遇後,又會迸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利維坦這頭巨獸是聖經中上帝在創造世界第五天時所造,自此被封印於聖經中,等待末日的到來將成為獻祭。但後世的湯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卻將這隻原本只存於聖經的神話巨獸再創,創作出《利維坦》[2]一書,一隻被人類二度創作的巨獸,國家。自此,利維坦不再只是聖經中的那隻巨獸,而是霍布斯再創的巨獸,牠既是神的,也是霍布斯的。而且最重要的一件事,這隻利維坦從聖經中藉由這本《利維坦》活起來了。

在《利維坦》的引言中,霍布斯指出理解該書的關鍵提示和理想路徑,那就是要從神造人的角度認識所造出的利維坦。他寫道,「大自然」是上帝創造和治理世界的技藝, 人則是上帝運用這項技藝造出的深具理性並且是最卓越的作品,而人類又以「人」(自己)為摹本和質材模仿上帝造人而造出利維坦, 也就是拉丁語稱為 Civitas、霍布斯稱為「人造人」的國家。[3]

《利維坦2.0》即是再創於《利維坦》中「人造人」國家的概念,從國家變成另一個「人造人」人工智慧,某種程度即是二創後的再創,人與人之間造出了記憶,自己的記憶再與另一個記憶造出一個人工智慧,並與原本的愛人產生新的記憶。而這關鍵的「再造」,若沒了愛,沒了對人、對物、對二次元ACG、對BL的愛,是不可能成真的。這份熱情將二個原本分開的合而為一,於是「2是1」成為241這個角色,他雖然曾死去,卻又因為弟弟的愛,變成了一個全新的創作活起來,已死的記憶透過創作之後,就不再是僵固的、限於時空的。一如劇中角色名是已經成為記憶的絕種動物:渡渡鳥、袋狼、雲豹,以及臺北市因捷運而廢線的公車207、209[4]等。他們雖在現實中逝去,卻在眼前透過再創而活了起來;甚至這些劇中角色,都被雅典娜再創為全新卻又熟悉的名字,布穀鳥、山貓、土狗、九五、加滿,而且還是臺灣在地的8+9 [5]。

身處在臺灣這樣殖民文化中的我們,乍看起來好像我們什麼特色也沒有,於是我們總想找到自己的文化脈絡,我們想找到正統臺灣人,我們想知道我們到底是誰。當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只是不停地問自己「我到底是誰」,自己卻不做任何行動,我們會說他無病呻吟。但目前的我們不就是如此?我們把西方劇本直接翻譯,說著無趣連自己也不懂的台詞,然後說這個厲害;當我們將XXX分成「傳統」與「現代」時,就已經將兩者做出「擔心消失」與「新潮流行」的分野。我們對自己喪失熱情信心,總是生出一堆從國外來的,自己也沒有興趣的東西,然後再叫下一代繼續學這些無趣的東西。我們鄙視學生將注音符號化為常用字的火星文,認為有辱正統中文;我們還將八家將的演員取了8+9的稱號,來歧視並嘲笑他們中二沒水準;但,這個8+9卻因為眾中二的不斷再創,如:8+9=17,反而消解了當初的貶意。原來我們是誰,不是由最初原創者來決定的,反而是由我們想要的、當下的行動來定義,那不斷再創的熱愛才是真正的真實,才是真正的我們。

就像耶穌一般,祂讓猶太教原本獨一真神的教義,依從上帝的旨意成為聖子,讓上帝永恆不變的真理「創作」得以在祂身上彰顯,雖然當時的猶太人們依舊死守著經書律法,根本不承認獨一真神可以有第二個。而祂也用祂的愛,重新創作詮釋當時的經典律法,進而在祂離開前又再帶來了聖靈,使得人人皆得入了聖靈,成了獨一無二的三位一體信仰。這意味著人們不需再有一個耶穌來創作,而是人人得以創作,只要有著愛人的心,人人皆可成為耶穌,嚴格來說,祂根本就是宗教信仰歷史上第一個同人作者,現在還有了再創祂的漫畫《聖哥傳》[6]。

耶穌不斷鼓勵人們要有創作的心,例如舊皮袋不能承裝新酒[7];而在三個僕人的比喻中[8],主人更是把錢埋起來不敢花用的僕人趕走,乍看起來是個壞主人,實際上卻是責備那些保守、不願創新、不願變動,只求自己安穩的信徒,是不可能上天堂的。因為真理就是不斷創造的愛,唯有內心有愛的人,才能如同太陽般不斷釋放。至於失去愛的人,就只能不斷要神的愛,並終日擔憂,若不持守律法就將失去神的眷顧,他們抨擊創新以及死守目前僅剩的權利,卻從未想過自己身上的聖靈可以源源不絕地創造,因為他們早已失去愛人的能力,意即創造的能力。

而劇中BL(男男之戀)正正是一個因愛而生的關係。然而,當觀眾看見這樣與神最初創作的男女關係不符時,我們的回應是僵化地只求安穩、不敢變動,就好像袋狼將241背叛209的那段記憶消除,認為這樣才是原本完美的241。還是能不吝分享自己目前已有的權利與律法,更深地祝福他們?而我也最為感動於209原諒241的這份情,他沒有因為241愛上別人而不饒恕,正因為209擁有著愛人的心,才能釋放內心囚牢的自己,真正祝福對方並創造出更多更豐富的故事,出現在我們眼前。

《利維坦2.0》的劇本文字建構出一個龐大的數位世界,各種訊息繁雜交錯,但正因為劇本一大堆符號、資訊沒有解釋,才讓觀眾有了更多的再創甚至共創的空間。因此本篇文字全憑我自己的主觀想像,完全沒有經過劇作家的確認,因為那是我與演出的關係,演出結束它就死了,但透過觀看後的我,再創作出一個全新的文字延伸想像,如一頭獸般游動於網路線上與讀者見面。無論是否為劇作家創作的原意,從我角度看見了「想像才是真實的原貌」、「真理是不斷創造」,呼喚了我對這個世界所有人事物的記憶核心,藉由不同的媒介將其重新再活起來,並提醒著人們勿失了這份熱愛。

如今已經是西元2016年,距離第一個同人已經兩千多年,但我們看待真理是否還如千年前那群猶太人一樣,害怕變動只求自身安穩,依循著老舊僵化的思維而把創造的心殺死?

關鍵恐怕不是我們有什麼,而是我們要什麼。

註釋:
[1] 聖經:創世記1章3節
http://springbible.fhl.net/Bible2/cgic201/read201.cgi?ft=1
[2]《利維坦》湯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8%A9%E7%BB%B4%E5%9D%A6_(%E9%9C%8D%E5%B8%83%E6%96%AF)
[3] 論利維坦的命令:「我們要造人」
http://ntupsr.s3.amazonaws.com/psr/wp-content/uploads/2011/10/3.-%E9%99%B3%E7%91%9E%E5%B4%87.pdf
[4] 大台北地區公車路線廢線列表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A4%A7%E5%8F%B0%E5%8C%97%E5%9C%B0%E5%8D%80%E5%85%AC%E8%BB%8A%E8%B7%AF%E7%B7%9A%E5%BB%A2%E7%B7%9A%E5%88%97%E8%A1%A8
[5] 8+9
http://zh.pttpedia.wikia.com/wiki/%E5%B7%B4%E5%98%8E%E5%9B%A7%E3%80%81%E5%85%AB%E5%98%8E%E5%9B%A7
[6] 聖哥傳(少年快報別冊)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1%96%E5%93%A5%E5%82%B3
[7] 聖經:馬太福音9章17節
http://springbible.fhl.net/Bible2/cgic201/read201.cgi?na=%A4%D3&chap=9
[8] 聖經:路加福音 19章11-27節
http://springbible.fhl.net/Bible2/cgic201/read201.cgi?na=%B8%F4&chap=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