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全民大劇團
時間:2012/04/20 19:30
地點:台北市國父紀念館

文 紀慧玲

岳飛背上刺字,史實真假猶有辯詰,岳母、岳妻會不會為了這身體髮膚之慟與盡忠報國之訓起爭執,更是一個天外飛來的無厘頭問題。更假想,岳飛從軍居然是為了家事難和,從母、從妻兩難,甘脆遁入軍旅,眼不見為淨。拿這等事兒問路人甲乙丙,保證你會得到白眼或一句「好冷」的尷尬;但同樣的情境擺在「全民大悶鍋」、「全民亂講」邏輯下,一切卻順理成章,觀眾等著的就是冷嘲熱諷、明示暗喻的乾坤無影手大挪接大拼盤,等著的就是恣意毫無負擔的狂笑冷笑熱笑。《當岳母刺字時,媳婦是不贊成的》這不像劇名的劇,得以在國內幾度加演,還場場爆滿,「偉忠幫」品牌召喚了氣味相投的粉絲,絕對是一大主因。

岳家風波、婆媳問題,這個「假命題」完全脫出岳飛故事常軌。歷史上,真有婆媳問題的,首推「孔雀東南飛」焦仲卿夫婦,再則慈禧與珍妃也頗為人知,《岳》劇卻把荒誕性建立在一個形象上「盡忠報國」的英雄人物身上。從序幕嘲諷歷代帝書畫落印,連結到「盡忠報國」四字也被鎸刻為印,再到「每日一字」的諧擬,我們得知,創作者應是有意諷問英雄史跡、征伐戰功,乃至刻板化的圖騰形象,才把岳飛拉上舞台──雖然,戲到了下半場還是還給岳飛正面形象。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得不循著金牌製作人操弄市場賣點高招手法尋思,正是一個琅琅上口的古代名人,配上方芳、郎祖筠兩位「婆媳」名人,加上王偉忠、張大春的掛保證,這台戲早就擺明演的不是岳飛,也不是歷史,而是品牌。說是嘲諷,也還不到位。

戲的上半場,命題「婆媳之間」,只見方芳與郎祖筠一來一往,拋接逗哏,完全就是相聲節奏,有一場戲也直接就用了「報菜名」的哏頭,利爽的口白,兩人實力相當,很讓人過癮。方芳入戲如入定,演技已不著痕跡,後半場岳飛父子魂告家人一場,只見她臉部抽慉、雙眼浸哭、鼻頭紅腫,這一轉變只在瞬間,情緒蘊釀醱酵之快,令人驚絕。而郎祖筠果真百變女王,說學逗唱,可莊可諧,身段之柔連女丑、女淨也演,精準的角色形象是此劇添分的最有功者。

說到婆媳問題,《岳》劇其實沒處理太多尖銳或現實問題,最多的笑點一再拿床事開玩笑,真真難為了我們的岳飛英雄。除了耍嘴皮、逗哏,舞台上僅有一幕饒有「舞台」趣味,就是岳母追問誰打破了作為家傳寶物的救命水缸時,一邊只聞「缸在人在,缸亡人亡」這句Kuso家訓,一邊岳飛之子岳雲不斷擺出「歲歲平安」的裝可愛動作,繞著岳家四口,這些畫面、台詞重複變形發生,形成有趣的「點」,大概是對岳飛開了最大玩笑。然而,等到真要刺字了,節奏、笑點卻急轉直下,沒有鋪展,以致草草收束,讓人哭笑不得。

或許為了展現「舞台創意」,明明是古裝戲,卻有愛瘋、憤怒鳥、螢屏、觸控畫面的情節,觀眾可見的舞台下緣也加裝了螢幕;只可惜這些玩意兒出了狀況,電腦當機,正是畫蛇添足也。而作為「全民」系列,《岳》劇的嘲諷性也果真像電視風格,仍在安全線內,婆媳既未開罵、撕破臉、報復,也無黑色幽默,現世觀眾的婆媳角力、 夾心餅乾的男人壓力就像下午茶,看戲畢竟是享樂的,哪是現實。也為了安全,或許也為了岳飛,戲的下半場,搞笑的主軸被正經的悲劇取代,岳飛父子遭陷遇害,返家別母,婆媳同心,默送親人。這一幕演完,《岳》劇要觀眾哭就哭,要觀眾笑就笑的製造手段,基本達陣了。只是這一晚「消閒解悶」的戲,究竟說了什麼?除了逗哏,哪是婆媳問題,哪是諷古?別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