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朱宗慶打擊樂團
時間:2012/05/11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林采韻

全球第一首以打擊樂為主體的作品發表於71年前,全球第一個打擊樂團半世紀前才成立,由此可見,打擊樂相較其他樂器的百年歷史,尚處於努力學跑的階段。打擊樂的興起與現代音樂的發展緊密相繫,在質與量上有待更長時間的洗滌,被視為經典的作品有其限度。在此發展過程中,經常是新聲音與新作品相互激盪產生多方銳變,因此「委創新作」成為各大打擊樂團永續前進的重要動力之一,朱宗慶打擊樂團年度音樂會「擊現」,以四首委創的首演作品,一方面對自己下戰帖,也同時挑戰了作曲家本身。

劉韋志、布萊恩.馬森、張鈞量和張瓊櫻是本場音樂會四位委創作曲家,在樂團沒有固定命題的前提下,四人依各自對打擊樂的理解以及所關切的事物,用音符勾勒出不同的圖像,襯托出打擊樂的多樣性。

劉韋志為台北藝術大學作曲碩士,曾學習過打擊樂器,在《存在:靈感來自池田學的畫作》中,他動用了十位演奏家、高達140樣大小樂器,大膽進行音響試驗,藉由拼貼的手法,試圖展現日本畫家池田學筆下極度微觀和巨觀的畫作。將微觀與巨觀移植到音樂的空間中,如同細節與結構的相呼應,細節鉅細靡遺的緊實,自成龐大的外在結構。如此的「自成一格」,必需在作曲家和擊樂者兩方高度的設計與體現下才能完成,在舞台上,兩方的微觀與巨觀可見表述,至於融為一「格」仍有精進空間。

布萊恩.馬森的作品《羅斯威爾1947》,雖然作品描述的是美國氣象球墜毀的奇異事件,與台灣觀眾有些距離,但這首小而精的作品,透過音樂巧妙布置,以趣味性的聲響鋪陳淡化事件本身賦予的故事框架。沙漠的夜晚、暴風雨中的墜毀,詭譎又神秘的氛圍,一首短篇小說般的創作,在樂團琴槌之間成功達陣。

目前在奧勒岡大學擔任打擊樂助理教授的張鈞量,出生香港,作品《長平公主》將粵劇《帝女花》的主旋律加以改編,以一位馬林巴木琴演奏者和四位擊樂家共同演出,看準朱宗慶打擊樂團首席吳珮菁六根琴槌的好功夫,特別將此演奏技法善用於作品內。作品以馬林巴木琴為主角,吳珮菁對於樂器的熟稔操控,以及對樂曲情感的深入描繪,將傳說中柔順且剛毅的長平公主刻畫得入木三分,達到作品所需戲劇般的高潮迭起。

作曲家張瓊櫻長年與朱宗慶打擊樂團合作,她的作品《射日》已成朱團的招牌曲目,是當下台灣傑出的擊樂作品。此次推出《百戲》依循她創作《射日》時融匯的東方元素,諸如扇子、傘、面具等再現舞台。《百戲》為中國古代樂舞、雜技表演的總稱,打擊樂豐富多元的聲響,吵熱氣氛再適合也不過,為將歌舞、武術、幻術等意象在舞台展現,作曲家採取音樂劇場表演形式,像是把擊鼓者的翦影放大投射在布幕上、演奏者漆黑中以螢光棒擊鼓互丟鼓棒等,數段精心安排的橋段,展現作曲家的野心和活力,但繁雜中卻讓擊樂者過度為技巧服務,反而失去音樂本身的純粹性。

「委創新作」是朱宗慶打擊樂團成團至今26年的堅持,新作品的誕生帶出新的聲音反之亦然,對於作曲家來說,作品的完成某方面在首演之後,才進入另一階段,如同歷史上眾多經典名作,在首演之後經由多次修改,才有今日流傳後世的樣貌,而對演奏者來說,唯有不停受新作的洗禮,才有機會在技法上有所長成,甚至是對樂曲有更進一步的解析,因此「擊現」在現聲之後,面對的才是真正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