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優人文化藝術基金會
時間:2012/11/02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謝筱玫

由花博定目劇改編而來的劇場版《花蕊渡河》也是第一次由青年優人在專業劇場挑大樑的演出。青年版的優人神鼓充滿熱血與飛揚跋扈的生命活力,乍看少了優人神鼓以往沉潛凝煉的宗教氣韻,但看完整場演出會發現其簡單的敘事充滿著禪意機趣,並且善用了表演者的「年輕」:故事即關於一批年輕的背包客目睹了花兒的生滅而若有所悟。本該是「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的花朵,因著少男少女的駐足停留,小花的生命與年輕人的生命兩相照見,年輕人甚至得以觀照自我、諦聽心性。於是,「花蕊渡河」的「花」最後似乎更像是在講人心中的那一點佛性。

所謂的「故事」,是由簡潔的旁白,如「一朵小花迎著朝陽」或「一朵小花在艷陽下盛開」等以時間軸的流動(朝陽、艷陽、烈日、深夜)製造簡單明瞭的敘事結構與分段。貫穿整場演出的,是一個提著皮箱的時間旅者,此人像是個雲遊僧,也像是莫測高深的武林高手,在劇中以詼諧智慧點醒、度化凡人。象徵花之精靈的舞者在旅人簪花於鬢邊之際開始舞動綻放,少女也開始了與美麗生命的相遇。開到荼蘼一景,少女與花仙舞步一致,輕盈的圓裙在舞台上畫出了兩朵花,旋轉復旋轉,悠揚的笛聲間,有著物我兩忘的狂喜。

同樣感受到天人合一境界的,是結尾的深夜一景,水聲帶出夜晚的寧靜,少年們在夜間舞長棍,既是充滿力道的武術動作,長棍抽擊鼓面上又另有一種力量,伴隨著木魚、銅鑼、笛聲,視覺與聽覺皆酣暢淋漓,然後,花瓣無聲壯闊地落下,像是靜靜落下的雪。旅人出,在一片落盡的繁華中,拾起一粒種子,生之循環反覆盡在不言中。

年輕優人的鼓聲充滿活力,鼓聲的奔放激昂也吻合年輕背包客們的性情與花之盛開,(也就是敘事巧妙的把演出者的年輕條件考慮進去,掩蓋了年輕可能的易放難收之缺陷),器樂音色的加入也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木琴製造出河水流淌的感覺,與大提琴互搭則別有一種生命的喜悅,後半段的笛聲適時營造清幽效果。而這些曲調也是青年優人們的創作。

《花蕊渡河》是個讓人觀之聽之湧生歡喜的演出:作品的意境數度令人感到與天地共舞的喜悅;而這批初試啼聲的年輕一輩,他們的身手展現了紮實的訓練,更令人感受到熱情與希望。長江後浪推前浪,這批自景文高中優人表演藝術班培訓的學生,真的已經是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