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魅登峰劇團
時間:2013/05/25  18:15
地點:台南安平樹屋

文  鴻鴻(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創團已達20年的魅登峰,是台灣第一個老人劇團,雖歷經不同編導,仍多以寫實風格演出生活故事為主。《小丑與天使》也不例外,以一位化身小丑的說書人串場,勾連起11個人物的愛戀情結與生命情境。以安平樹屋為演出場地,雖基本上仍侷限鏡框舞台模式,但情節已緊扣樹屋及其周遭環境而孕生。

觀賞魅登峰的演出,最吸引人之處是演員的個人魅力。或由於駐團編劇李鑫益針對演員特性量身打造之故,每一個角色無論出場時間多寡,性格都十分鮮活。他們的狡猾、嬌嗔、沮喪、戀慕、死纏爛打加上連哄帶騙,或歌或舞,都毫不扭捏。看到這些熟年男女個個困擾於不同的情感問題,或是懷才不遇的苦悶,或是互相慰藉的溫情,在每位演員臉孔身姿中,流洩出遠超乎劇本言詞的底蘊,令人會心玩味。真實,果然便是最精彩的戲劇。

導演張雅鈴在調度上也別出心裁。一些不同時代的幽靈(如清代官吏、日本傳統女性、或外國船長)無語漂浮在場內場外,甚至樹屋上方透天之處,隔著時空互戀,為劇情中一對對佳偶怨偶,打開歷史縱深的隱喻互文之窗。舞台上經常呈現多焦點敘事,卻有條不紊,瀰漫著娓娓道來、同步流動的生命之詩況味。加上佛朗明哥、Cats、國台語演歌的扮演穿插,既凸顯人物的心聲,也益增表演的趣味。結尾讓美麗的天使/紅衣女郎走入觀眾席中杳杳消失,點到為止的出軌情感,在含蓄中飽含張力,更是餘韻無窮。

導演雖然用心,演員雖然迷人,整體演出卻難脫業餘的氣質,原因為何?雖已演到第二場,演員台詞丟接、進出場時間點、乃至與音效的互動上,都不時呈現落拍的片刻尷尬,顯示彼此雖有情感默契,演出技術的熟練度仍嫌不足,需要更多時間投入實地排練(包括技術配合),才能在藝術的完成度上真正成熟。

每次觀賞國外的熟年表演,如碧娜鮑許65歲以上版本的《交際場》,或是比利時當代舞團的《梔子花》,都再再提醒我們,老人劇場實在可以更大膽跨步。當然這需要導演/編舞的膽量與視野,更需要表演者的紀律和心力。魅登峰的最新作品,再度證明了年紀與歷練是千金難買的表演實力,值得期許他們更上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