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河洛歌子戲團
時間:2013/11/30 14:3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劉美芳(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對台灣歌仔戲歷史稍有記憶的人,很難不嘆服河洛歌子戲團負責人劉鐘元先生,在每一發展階段都能有卓越的貢獻。劉先生擁有敏銳的洞察視野,每每能在興革浪頭上引領風潮;更以精準的藝術直覺,擅長發掘璞玉磨琢成舞台巨星。然而近年來似乎榮景不再,劇團多年不推新戲,窘蹇現實催逼出許多江湖流言:或說某某某等聯手擬以何等天價收購河洛經營權,請劉老闆袖手團務;或傳劉老闆身體欠安,河洛已然停業;或……。新戲《海瑞打虎》歷經停演風波(註),沉寂三年多後終於在歲末重製上演,以實際行動杜絕悠悠眾口。兩天兩場的演出,格局排場雖不復昔日榮光,票房仍開出九成五以上的紅盤;劇團長年積攢的實力,仍足以吸引戲迷甘心購票進場。

《海瑞打虎》秉持河洛一貫的公堂戲本色,立基矩範之中,講個青天老爺為民申冤的故事;意圖以史為喻,呼喊公平正義。然而歷經多次異稿,情節已有極大更變:海瑞懲貪抑霸、整頓吏治的氣勢不存,對抗的人物也從原先設定嚴嵩降為親附嚴氏父子的鄢懋卿。沒能彈劾大老虎,只能拍拍小蒼蠅;橫行無道的鄢懋卿之子鄢虎最終不過遭受杖刑,沒入貪斂財物。全劇格局不脫故套,善惡人物性格單一扁平,所有發展具在觀眾臆想之中,沒能激發太多情感共鳴。空餘打虎之名,少了誅滅奸詭的酣暢快感!

劇團沉寂其間演出機會不多,新戲又遲遲無法面世,班底演員或許囿於現實不得不另謀他就,意外造就本次演出由新生代領軍接班的態勢。雖以新生代相稱,多數成員習藝從業已不下數十年;復興劇校歌仔戲科首屆入學的年輕學生,從國一就學至今,匆匆也近二十寒暑。沒了明星級大咖加持,人人都有戲,反而讓長久隱身的演員有了嶄露頭角的機緣,肯吃透角色用心發揮便能成為演出亮點。乍看若似白米稀飯,平淡有餘精采不足,得待細嚼慢品,方能識得箇中甘甜。但演員們因戲而聚,默契仍待培養,且表演自有一己特色,導演未就此磨合出一致的風格,是以場上屢見各行其是的尷尬。音樂設計雖有深細考量,在曲調唱腔上增添變奏,創造不同的聽覺感受,甚至大膽突破制式思維,運用【包青天】曲調以新耳目。可惜編腔時未多慮及演員的唱曲功力,反管高調門往往讓演唱者撕扯著嗓子,失卻曲韻行腔之美,演員口白更常掩沒在飽滿的背景音樂裡。

河洛歌子戲團一向以製作「精緻歌仔戲」自許,縝密的讀劇排練,不苟的嚴謹態度是其一貫的理念。創團初試啼聲即令人驚艷的《曲判記》,及其後的《天鵝宴》、《鳳凰蛋》、《秋風辭》……等,無一不是經典,至今依然叫人樂道往昔。《海瑞打虎》的藝術成就雖遠不及故作,但劇團招牌還在,製作好戲精神不減,相信其必能蓄勢再起重創新局!

註:《海瑞打虎》原名《忠臣鑑-海瑞打虎》,原訂於2010年8月20至22日於國家劇院演出,後因故取消演出,延宕至今方始重新上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