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臺灣春風歌劇團
時間:2013/12/07 14:3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劉美芳(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十年光陰說短不長,倏忽過眼;2003年成立的臺灣春風歌劇團,歷經「辛苦不尋常」的十年,這群出身學院殿堂縱身歌仔戲的戇子弟,懷揣非坐科出身的宿命,左右著劇團的創作取向。路分兩頭,一是向傳統請益,藉由經典劇目的實習演出,豐富缺乏功底的唱做;一是拓展創意創造議題,為歌仔戲灌注天馬行空的奇譎挑戰。十年實踐,在歲末此際往顧前塵,是豪氣滿紙「十年磨劍」的凜凜風骨?還是「十年一覺」夢境乍醒,煙消火滅徒然落得薄倖之名?

年輕時路見不平,拔刀而起:熱情可以當飯吃,傻勁足以補睡眠。一旦離開校園的護蔭,少了師長的牽成,加以生活現實的推磨,當初雄心熱血依然安在否?《江湖四話》搬演的不只是李文郎、陳靖陽與鄭其書的英雄夢,恰正是臺灣春風成員浪跡戲曲江湖十年的回眸顧盼。面對劇團十年創作大戲,製作態度誠意十足:編、導、音樂、舞台設計,無一不是線上一時之選;燈光、造型、身段、舞蹈職有專司,企圖繳交一張亮眼的成績單,宣示臺灣春風歌劇團有邁向專業劇團的能力。

周旋於各創作領域的劉建幗以布萊希特系列,昭告戲曲編劇新星的躍升;突破制式規範的作品風格,每每在古靈精怪的慧黠中偷渡著人文關懷與社會控訴。此番為他人作嫁的江湖歷險,雖未改其創作的一貫基調,翻轉了武俠的傳統書寫,更在雜然竄入的無厘頭表象下,隱隱投射青壯自我對無法完成的夢想與錯過的情感難以抑扼的淡淡輕愁,建構輕武俠、懷舊輕悲劇的調性。只是為成就其「輕」,不免淡化了節奏與張力。

導演傅裕惠早已半個身子躋棲於歌仔戲界,與舞台設計高豪杰發想出的大小兩圓型舞台,提供戲曲虛擬美學不同的詮解。雖然受限於劇場條件,仰賴蒙面苦力手工運轉的圓盤佔據了舞台大部分的空間,阻礙流暢的運行動線,導演猶能以其現場戲劇的場面調度手法,極力降低視覺疲乏的可能。可惜本劇敘寫主軸在三位男性的大俠夢上,權位掠奪、武林爭戰事件中的女性角色,不過是生育工具或撐持男人的無聲力量,無從顯現導演處理性別議題的敏銳視角。

音樂設計周以謙是大師級的箇中高手,以成全年輕人的憐惜之情,不計勞苦撰寫主題、編創新腔,曲調運用豐富自如,配器兼容東西,還意外讓【台南哭】翻紅成演出亮點。倘執意細究,在於演員轉喉行腔沒能點染出道地的歌仔韻味,大醇小庛,不掩其華。

演員是全劇靈魂,卻是臺灣春風這群半路出道者最大的致命傷。愛戲、學戲,無怨悔的付出後,真正能成角兒又有幾人?雖然「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大俠」(第一話標題),大俠或可有不同的定義,角兒的標準卻難以動搖。先天的資材,生活的考量,無一不是難處;但平凡又何妨?「平凡的話、平凡的事,對象是特別的,就會變成特別的」(第二話標題)。記得臺灣春風劇團十年回首盼倩的姿容,時間會淡漶行踏的印記,縱使刀蝕劍斷,「淺綠」少年空留「殘緣」,抹不去的是青春曾經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