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7-23
戲劇

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Dear God》

三個既無實名亦無身分的代號人物A、B與C,是《Dear God》在我們以身分、名字作為對他者的認知下所進行的設計。更在導演丁家偉的手上,以失控、狂亂與異常的形象重詮劇本寓意,並反射出疼痛之於逃跑的意義。(吳岳霖)

2017-08-22
戲劇

時間零度裡,必有無數可能的愛《2017女節「顛」 之章:馬利亞情竇初開》

維持生存的船,這次容納了T與Gay。它並沒有把異性戀從世界上抹去,而是更溫柔地留下了一席位子。這是全體創作團隊共同提出的新可能,時間被折疊,放進一場大雨,彷彿回到起點,重新出發。(張敦智)

2017-04-17
戲劇

當一則關於背叛的寓言,成為真實《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台灣文學創造了轟轟烈烈的台灣同志文學史,台灣的劇場創作,幾乎都與西方劇作糾纏繚繞;連同志的概念,都難以用自己的語言表述。所以,《叛》劇示範了一個很好的例子,而且是用成功的戲劇構作,適切地透過戲劇事件跟人物,具體實踐了劇作的概念。(傅裕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