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9-14
深度觀點

海德薇格的假髮情結《搖滾芭比》

在現代文明的語境中,假髮是「身份的名片」;作為一種社會符號,假髮是權力的象徵,海德薇格的男人將掌控她的權力慾望投射在假髮,外化慾望。耙梳歷史脈絡,假髮的演變過程,就是威權不斷被解構的命運。(陳祈知)

2018-09-08
深度觀點

「佔領」動作的虛實操演──談2018臺北藝術節中山堂光復廳的三部國內製作

於是,《山高流水之空中》與《但是又何night》都面臨到一個問題:不管是引入「真實」,或完善「假造」,在被「刻意」凸顯、塑造過後,最後產生的與被感受到的往往是物極必反。(吳岳霖)

2018-09-03
觀點專欄

劇場,革命與對話–探查「被壓迫者劇場」

「對話」,並不是要到劇場來聆聽革命教誨,接受專業知識的精英啟蒙,而後模仿他們豪華的劇院裡表演的身體。這是「代言」,或稱被代言的模仿。「對話」便是回到對等的視線上,讓知識分子、表演專業者與民眾,共同創造一個得以對這世界的改造命名的「場域」。(鍾喬)

2018-08-31
深度觀點

劇場裡,它們的影像《熱室》、《當我踏上月球》、《Cuckoo電子鍋》、《光年紀事:臺北-哥本哈根》

「真實與虛擬的影像」與「劇場」的關係,如何以不同形式與程度的組構改變了原本劇場(或戲劇劇場)中的觀看與展演方式,並不會改變劇場讓群眾短暫聚集、在場,共同參與或觀看的本質,而可能更豐富劇場作為展演之所,涵蓋的可能。(羅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