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道德重整說唱團
時間:2014/04/19 19:30
地點:交通大學演藝廳

文 陳世嘉(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碩士在職專班)

童話故事《小紅帽》流傳久遠,雖然故事的結局異本諸多,但內容的主線仍僅單純的聚焦在小紅帽與大野狼之間。2014年「瘋風大專表藝節」中,道德重整說唱團的戲劇作品《小紅與他媽的帽子》,劇情以《小紅帽》的故事為基底外,也加入了許多社會議題的表現,像是學運、食安風暴、多元成家等,利用角色的個性設定,凸顯出親子之間的愛與衝突,期望以舊瓶裝新酒為引,來喚起觀眾對這再熟悉不過的小紅帽故事中,能以不同的角度來探討自身與周遭。

劇情開始,小紅的媽媽叫小紅送食物籃給奶奶,在演員的對話中,可以知道小紅媽媽對奶奶那份親近卻又怨懟的矛盾情感,就像現代社會中的青壯年與老輩的相處,雖然有著化不開的愛做聯繫,但之間的隱形鴻溝卻將彼此隔得老遠。小紅在送食物給奶奶的途中,遇上了大野狼,但這大野狼卻不像童話故事中的那般狡猾陰險,反而溫柔害羞,甚至是改邪歸正的吃素者,千古以來的大反派,在這齣劇中極力扭轉自己的角色定位,但是觀眾相信嗎?小紅的媽媽會相信嗎?接下來的母女爭吵、加入獵人的審判與調解,在不斷的攻防辯證下,鋪陳了整齣戲,也點出了許多問題的「問題」,其實只是差別在用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事情。

不過,這部作品儘管在立意上賦予小紅帽新意,但整體結構卻稍嫌鬆散,觀眾只能以演員極具魅力的演出,許多時下流行的語句為梗,片段的串聯起對整齣劇想要表達的意義。雖然在角色的設定上有許多亮點,像是小紅看似溫柔聽話,但脫下那頂「小紅帽」時,外放澎湃的感情讓大野狼難以招架,以及在童話故事中戲份很少的小紅帽的母親,在這舞台上卻成為夾在小紅與外婆兩代之中亮眼的大反派,以愛之名,盲目的堅持反對,造成衝突。這些表現皆強化演員的特質與光環,但同時也削弱了文本的整體性,尤其在下半場中,一段所有演員走秀式的獨白,雖然台詞都極具想像空間與哲理,但在當下五光十色的秀場情境中,卻顯得突兀且難以理解。

利用熟悉的故事與角色來重塑,雖然是個很方便引領觀眾渠道,但在短短的一齣劇中,是否能夠包山包海容納那麼多的社會議題,而或者淪為蜻蜓點水般的表面,無法觸及更深刻的感受與思考,只能成為舞台上笑梗,當時過境遷後,當初梗的作用也早已失效。

總的來說,《小紅與他媽的帽子》雖然有許多可惜之處,但這也讓筆者更期待能看到日後修改的版本,若能將文本立意與舞台上的呈現調整一致,或許小紅帽將能被賦予跨時代的新意,就像莎士比亞的《李爾王》與吳興國的《李爾在此》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