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歐馬劇團(阿根廷)
時間:2014/07/22 11:00
地點:高雄大東國小黑箱劇場

文 謝鴻文(特約評論人)

在兒童劇場裡,安徒生的童話向來是長演不衰,跨國界、種族、語言的創作者都愛改編的戲碼。

來自阿根廷的歐馬劇團(Olmar Alvares Titeres Puppey Arts Company)在2014高雄兒童藝術教育節演出的《勇敢的小錫兵》,再次向我們印證了安徒生童話之迷人,在於安徒生擅用充滿詩意的語言,突顯人性最可貴的純真、善良,他的童話主人翁多半帶著悲劇色彩,歷經磨難,最後也未必是圓滿的結局。然而也正是這樣的缺憾,更真切顯示出人生苦厄本來,佛陀則在這本來中覺悟,離苦得樂,修渡至涅槃寂靜的彼岸。

藝術創作從某些角度來看,也近似宗教。創作者常常以血肉、以生命的苦痛滋養出創作,創作完成後,靈魂、情感彷彿經歷宣洩滌淨。這是創作生生不息的一條道路。

正因為我們都熟悉感動安徒生的故事,要再看一齣改編安徒生作品的兒童劇,我自然會期待安徒生作品裡的美學特徵是否會被保留下來,還是被解構殆盡。

歐馬劇團《勇敢的小錫兵》看來是原原本本照著原著走,從小錫兵被製造出,但因為工廠錫不夠害他少一條腿,然後他被買走成為一個男孩的玩具,一場意外中掉下樓掉進地下水道,成為一條魚的食物;沒想到魚被捕獲剖開後,小錫兵重見天日,才幸運的剛回到男孩家,浪漫痴情的小錫兵,又可以看見他心儀的芭蕾女孩玩偶,但快樂不久卻又不幸的被扔進火爐間燒燬,最後化成一顆小小的錫心。

《勇敢的小錫兵》搭起的舞台並不大,長約兩百公分而已,全程由Olmar Alvares一人操偶演出。不是全亮的燈光,更有一種像在為孩子說床邊故事的氛圍。配合著聲音旁白,Olmar Alvares以優雅緩慢的身體動作,演繹著故事,他一開始將單腳小錫兵從紙盒裡拿出時,動作充滿溫柔疼惜,小錫兵佇立在他掌心,就像得到愛的祝福而堅強勇敢。當Olmar Alvares打開城堡立體書,住在城堡裡的芭蕾女孩,也在Olmar Alvares動作細緻的操作下,美得如同一顆鑽石發光,讓小錫兵深深被吸引有了更堅定的理由。

小錫兵掉入地下水道,舞台後方拉起打了藍光的白布,視覺立刻轉換;轉換後,小錫兵被魚吃則用紙影偶戲表現,形式運用一切顯得合理自然。尾聲,白布打上紅光象徵火燄,小錫兵在熊熊火燄中幻想和芭蕾女孩共舞的畫面,看起來十分淒美動人。

配合在台灣的演出,這齣戲原來的聲音旁白也找人用中文敘述,但老實說少了點韻味,和Olmar Alvares同樣充滿詩意的身體語言不甚契合。不過,觀賞這樣的兒童劇,對台灣的兒童劇創作者而言,仍不失為一次啟發——它再次告訴我們兒童劇也可以不歌不舞,不喧嘩不搞笑,就是原原本本的回到說故事本身,重現「說故事」作為德國思想家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看重的一種技藝,以接近本真本色的姿態,不用過度包裝,還故事最真實的聲音、最應該的表情、最需要的形式,一切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