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
時間:2014/08/10 14: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台

文 陳群翰(台灣大學戲劇系學生)

情色渡假村的故事由主角米榭(史蒂芬‧夏夫Steven Scharf 飾)的倒敘作為開端。回溯到父親過世,參加泰國情色旅遊團,與摯愛瓦蕾西(卡蒂亞‧賀伯斯Katja Herbers 飾)相遇,故事線在瓦蕾西死後,米榭進入心理輔導機構作結。身為一個文學改編的作品,導演史蒂芬‧基米(Stefan Kimmig)很明確地做出從文學轉譯到舞台劇的取捨。割捨掉一些在小說裡討論到的主題,將心力更加專注地放在感情與慾望的心理探索。在這個由小說劃定的情節架構之下,這齣戲建立了一個由沙發、紗簾共構而成的純白空間──既能以硬體之姿成為機構的診療室;有時也可在層層紗簾之間幻化成米榭腦海裡層層疊疊的心路。

同樣的虛實翻轉也出現在影像的使用搭配。這齣戲影像與舞台間的搭配看來是尋得了巧門。時而演員以拿著錄相機的窺伺者姿態出現,深入由純白空間所化作的米榭的內心幽微,幽微之中的絲絲念想進而成像在白色紗簾之上。影像的進出、紗簾的開闔便反反覆覆的在過去的敘事與米榭的心念之間游移翻轉。有時影像一收,紗簾一開,便是米榭與瓦蕾西明亮的往日情事;或者舞台一經旋轉,就由上一瞬的現實轉進米榭的孤寂。

如同去年來台演出的《伊莎貝拉的房間》,近年歐洲導演似乎在各種虛實交替間逐漸嘗試出心得。在劇中不時地見到各種轉換:故事的進入與抽離、角色的進入與抽離、演員的進入與抽離。在《情色渡假村》裡面演員的角色狀態也船過水無痕的經過無數次精彩的轉換──在倒敘的過程裡,偶偶幾句台詞或者演員的一個行為就會探出現今(診療室)的影子。方才還在現實的故事線上,不知不覺已經一腳踏進米榭的內心慾念。甚至是角色與角色間的轉換或是演員和角色間的出入都轉換的毫無痕跡。由此可見,「虛實交界的曖昧化」並不單只出現在舞台與影像的應用上;而是成功的成為能夠貫穿這齣戲的一套邏輯。

在「曖昧」的邏輯之下,虛實之間再無分別。消弭了框架與界限之後,我們得以站在虛實之上,用更宏觀的視野看盡虛實本是一體。昔日的記憶便存在於現今的空虛之中;窺伺自我心理的米榭同時是被窺伺的客體;性愛的渴求與滿足生於同一瞬;慾望與情感也共生共存。而這一切,都同樣存在於這個由現實與心念共構,飽滿同時空虛的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