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鶯藝歌劇團
時間:2015/04/18 19:00
地點:台南知事官邸戶外廣場

文 陳涵茵(社會人士)

鶯藝歌劇團近幾年戮力經營,謙恭認真的形象頗受肯定,於此次「2015臺南藝術節」,更是唯一的歌仔戲團體,或可視為其藝術創作已臻一定火候的證明。然而,這回實際的觀演經驗卻不甚理想。鶯藝確實不可謂不努力,但在「把戲演好」之餘,還有很多該注意的細節,面面俱到才能真正「演好戲」。

其一,也是最令人驚愕的是,戲劇演出當日,知事官邸照常營運。臺南藝術節「城市舞臺」系列以環境劇場為號召,傳統戲劇「走出」舞臺又相對少見,本來很令人期待,就這齣描寫豪門恩怨的作品而言,知事官邸也理應是個與故事相當契合的天然場景,但原本應該成為演出一部分的環境,卻完全與演出脫節,甚且干涉了演出(為了避開營業大門而限縮了演戲空間、影響了觀眾座位安排、非觀眾的純遊客進進出出),不是與活動目的完全背道而馳了嗎?去年的臺南藝術節,鶯藝在大南門城演出,城門上出現觀世音菩薩的畫面令人拍案叫絕,再前一年在延平郡王祠演出的《抗日英雄──盧聖公傳》同樣善用場地表現不差,今年不知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殊為可惜。

其二,這齣戲的音樂編排,稍嫌便宜行事。去年《千里兄弟情》一段以〈宜蘭哭〉、〈彰化哭〉、〈都馬哭〉、〈臺南哭〉串成的哭調盪氣迴腸,今年此戲,卻有大半是流行歌曲。並不是不能用,也不是用得不好,實際上,所選用的歌曲都挺搭配故事情節的,但總感覺是否用得太輕易了。畢竟,流行歌曲是流行歌曲,不是曲調,這也不是一齣胡撇仔戲,不妨為戲好好編寫唱詞和選調。另外,第一幕有段朱慧甄飾演的女主角感嘆身世,曲調〈代七字二〉,似乎起音太高,朱慧甄有一瞬間彷彿唱不上去,緊接著旁白所唱的音卻又太低,在音樂設計上,想來也應一併考慮演員間聲音的協調性。

在造型的設計上,也還有進步空間。羅育忠所飾演的男主角按理來說應該是全劇最帥氣,但當日所戴假髮明顯不適合,甚至顯得有點頹廢,少了一點架勢。而女主角由朱慧甄換作林月鶯,雖說傳統戲曲不乏此類表現,但若以現代戲劇的觀點來看,換人演出後顯有年齡差異的女主角對比自始至終都是羅文惜演出的女配角,難免有點扞格,也許可強調羅文惜的老妝,降低這種衝突感。

另外,有一段劇情是羅文惜飾演的女配角對兒子哭訴自己與人爭奪丈夫的內心煎熬,試圖說明為何自己會與管家親近進而生子,頗有意思,可惜這一段也只是一筆帶過,如同一般傳統戲曲的黑白分明,惡者恆惡,縱有理由也是罪無可逭。然而,這一點若能多加筆墨,反而更能加強戲劇的張力,這個角色將不再只是一個純粹的反面角色,而是有血有淚、會哭會笑、可恨可悲的活生生人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該面對的是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衝突糾結與美好期盼,劇中世界也一樣。

鶯藝把戲演壞了嗎?並不是。鶯藝不認真嗎?也不是。但是總得自我鞭策,套一句本屆「對幹戲劇節」的用詞: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幹起來。得找到那個點。行政的溝通協調,音樂、造型、劇本的專業設計,這是除了演員用心演戲以外,同樣必須反覆排練、再三斟酌的事情。